第595章 月下的长谈1

来源: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更新时间:2019-03-22 12:20 

“好啊,好啊。”洋洋笑嘻嘻的盘腿坐在了地板上。

又装出了一副说书人的模样:“话说今天,就在我们放学回家的路上,突然一伙人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久久瞪大了眼睛,全神贯注的听着洋洋演义过的放学事件的版本。

贝拉趴在久久的身边,吐着舌头。

程程可没有兴趣听洋洋讲述的自己的‘英雄事迹’,开始继续对自己的软件进行着测试。

赵静宜在他身边,时而也会给他出一些主意和自己的看法。

楼下,别墅前的湖边上。

这里在晚上的时候会有很多人纳凉,湖面上也有人荡起小舟。

在一张长椅上,坐着北冥陌和顾欢颜。

“真是没有想到,我今天还能坐在这里。”北冥陌说着深深的吸了一口带着树顾和泥土味道的清新空气。

“难道你就这么的悲观吗?”顾欢颜转头看了一眼北冥陌。

北冥陌抬头看了看悬在空中的月亮,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怎么说呢,并不是我的悲观,而是你们面对的人不是一般的人物。和这样的人作对,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今天法庭上的事情前一阶段的情形你也是看到的,他们很轻而易举的就将你的证词全部的给推翻了。如果不是后面来的那个叫蔡昕昕的,估计一定会变成另一个结果。”

顾欢颜点了点头:“的确是这么一回事。我们本来对这个案子也是没有多少信心的。她的出现同样也是出乎了我们的意料。”

“你们是怎么认识她的?我也听了关于她的故事,真是没有想到她的经历也是挺坎坷的。”

“我们和她是在去c市找另一个证人的时候遇到的。在一个到处充满了潜规则的社会里生存下来,的确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一开始我有些讨厌她,但是直到今天我才开始同情她。她付出的代价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顾欢颜说完若有所思的看着湖面。

“你说的不错,的确是不容易。等到以后,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或许可以帮她一把。”

“听洋洋说,你们把那个找麻烦的小孩直接给放了是吗?为什么这么做,难道就不担心他再来找孩子们的麻烦吗?今天的事情,可是他第二次来找他们的麻烦了。”顾欢颜作为母亲,的确是有些担心的。

如果是换做她的话,虽然不会打那孩子一顿,或者让洋洋他们教训他一顿。让他彻底的怕了。

但是她一定会带着那孩子去找校方,或者直接去找那孩子的家长来一番理论。

对于北冥陌的这个做法,真的是有些不理解。

北冥陌笑了笑:“孩子们有他们自己的社会规则,即便是会出现一些冲突之类的事情,我觉得他们这是在寻找自己在这个小社会里的地位。当他们一旦确立自己的地位后,就会捍卫这个地位。只不过恰巧洋洋他们无意中触碰了那孩子的地位。所以才会引起后面的事情。”

对于这件事,顾欢颜有着不同的看法:“你没有听洋洋说吗,一开始,可是那孩子先来找事的。”

北冥陌点了点了头:“看起来的确是这么一回事。但是小孩子之间的事情,并不等于应该由大人占有主导地位。”

“你的意思是说即便是那孩子叫来了社会上的混混,我们这些当大人的也不应该干涉”顾欢颜真的对北冥陌的这个逻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他对孩子们的做法,可是完全和他在面对成人们的时候完全的不同。

“你好像是有些误解了我的说法,在今天的事情上,我不是已经站出来了吗。他们之间的实力完全的不对等。所以我只是帮着他们重新回归到了一个对等的平台上而已。”

“k,就算你的这套逻辑是说的通的。但是你并不能保证今后这样的类似事情会不会发生。那孩子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但通过这两次的事情我有些隐隐的担忧,你明不明白”

北冥陌抬手轻轻抚了抚一脸忧虑的顾欢颜,她都对孩子们的关爱可是自己这个当父亲所永远不能够企及的。

就像是今天的事情一样,他做的只不过是帮助孩子们重新回到了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

而她忧虑的却是在未来的日子里,在他们都不在孩子身边的日子里,如果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并不指望孩子们能够占据什么上风,但是最起码的要求就是能够平安无事。

这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思维的不同步,女人永远会比男人想的更加的细腻一些。

北冥陌凝视着不远处的湖面,那上面飘荡的小船在平静的水面上划过了一道水痕,那水痕开始向两旁延展开,最后又融入了平静的水面。

“我相信,从今天的这件事情之后,不论是阳也好,还是那孩子也罢。应该都知道该怎么做了。”他缓缓的说。

久久瞪着大眼睛听完了洋洋经过改编的故事之后,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哥哥洋洋,后来呢那个坏蛋就这么走了”

洋洋点了点头:“是啊,就这么走了。”

“难道就这么便宜这个坏蛋了为什么、为什么对付坏蛋不把他们给消灭了”

“呃”

久久的这句话,让在场的其他三个孩子额头瞬间就冒出了一丝冷汗。

他们可是怎么也想不到,妹妹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程程和赵静宜放下了手里的事情,抬起头看着洋洋该怎么回答。

洋洋平时吊儿郎当的,现在却突然间感觉到了自己肩上的担子好重啊。虽然即便是自己随便瞎说的话,等到她长大一点了同样会明辨是非,也会明白自己该怎么做。

以前,他还有个哥哥,虽然他们之间的差距也不过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总之是有人能够替自己担当的。

虽然现在的这个格局并没有打破,但是自己的地位已经有所提升了,也变成了那个必须要有担当的哥哥了。

一份责任感从洋洋的心中悠然而生。

他拉着久久的,很认真的看着她,就像是曾经自己和妈妈在一起生活的时候。妈妈也是这样把自己拉到她的身边教导的

洋洋坐在地板上,把久久拉到自己面前。

“哥哥洋洋,你肿么了”久久还是第一次看到他摆出这副模样来,在此之前他可都是整天嘻嘻哈哈的。

洋洋现在的小脑子里正在飞快的组织语言,别看平时信口胡言的时候一套一套的。现在真的是要说点正经东西的时候,还真的是有些费劲的。

最后终于憋的脸都红红的之后开口了:

“妹妹,你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我们并不是遇到坏人都一定要把他们给杀掉的明不明白”

久久歪着头,蹙着眉头看着洋洋:“可素,为什么电视上都会这么演呢超级大坏蛋都会被超级英雄消灭掉。还有那些欺负我们的小鬼子,也会被八路军给杀死”

洋洋抬起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明明知道这是错的,但这该怎么跟她做解释呢

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啊,这样的大道理可真是讲不出来了。

他转过头,终于用那种求助的目光看向了程程。

现在这个时候也只有他能够给自己解围了。

程程似乎也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了,早就做好了准备。

当洋洋看向自己之后,就已经站起身向他们走过来了。

与此同时,赵静宜也跟着走过来了。

她来到久久的身边,亲昵的拉着她的小手:“久久,你这样的想法是没错的,但是这需要分情况知不知道”

久久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静宜姐姐,我不明白。坏人就是坏人,干嘛还要分情况呢”

“你说的这个问题很复杂,也很简单。给你打一个比方吧,如果北冥司洋把你心爱的玩具弄坏了,那么他算不算坏人呢”

“喂,你打比方的时候能不能不用我举例啊。”洋洋在旁边抗议道。

久久想了想说:“哥哥洋洋要是那么做了当然素坏人”

“他既然是坏人,那么我们真的要消灭他吗”

久久看了看洋洋,又看了看赵静宜。

这个问题对于她来说真的是太难选择的,如果按照刚才自己说的应该是要消灭哥哥的,但是真正做出选择的话,就大大不同了。

最后她还是非常艰难的摇了摇头:“哥哥洋洋虽然是坏人,但是久久不能消灭他。”

程程笑着走到妹妹的身边,伸手抚了抚她的头:“这就对了,坏人分为很多种的。有大的坏人,就像是你刚才说的超级大坏蛋或者是小鬼子那种的。当然还有小的坏人,就像是洋洋那样的。”

“喂,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不要拿我打比方。你们玩去可以说个球是坏人。”洋洋说着,伸手一指趴在不远处的贝拉。

“呜”贝拉此刻无精打采的晃了晃了两下尾巴表示抗议。对于背黑锅这件事情,它可是没有少干啊。以至于到了现在,对于洋洋如此的行径,只能表示无奈了。

“人家贝拉就算是弄坏了久久的东西,那顶多是就叫顽皮知不知道。”赵静宜立刻站出来替贝拉说话。

“汪汪”

对于赵静宜的拔刀相助,贝拉立刻做出了反应,并且拼命的摇着尾巴示好。

程程看着他们笑了笑继续对久久说:“咱们每个人在做错了事情之后,都有可能成为别人眼中的坏人。虽然我们其实打心底里并不这么想的。无意中伤害了别人,就算是有这方面的想法,但是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后果的。面对这些人,咱们都要学着对他们宽大处理。”

“哥哥程程,听了你的话我还是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我们还要对伤害过我们的人宽大处理要素这样的话,他们不会一直欺负我们吗”

洋洋懒得再和赵静宜争论下去了,面对她,似乎洋洋极少有能够真正占据上风的机会。

与其这样还是转向帮助久久解决她的这个疑惑好些。

他把胳膊搭在了妹妹的肩膀上:“老妹啊,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圆圆想抱和知了啊”

久久摇了摇头,不光是她摇头,其他两个也跟着摇头。

“北冥司洋,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哎呀,这个你都没听说过啊,亏你们还说比我懂得多呢。大概意思就是我和一个人打架,结果我打赢了。可是那个人的不服气就又来打我,我打败了呢,就再继续打他。这样反反复复”

洋洋一边说着,一边手舞足蹈的比划着。

“那叫冤冤相报何时了,还知了呢。北冥司洋,拜托你以后还是多看看书吧。不然的话,久久早晚被教成你这个样子,真是害人害己啊”赵静宜一脸嫌弃的一边摇头,一边看着他。

洋洋顿时弄了个大红脸,极力狡辩:“我怎么不知道,只不过是说错了嘛。”

“虽然洋洋词说错了,但是意思还是对的。久久,你想想,如果像洋洋刚才说的,他和那个人到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程程继续启发着问妹妹。

如果让她能够真正理解这个问题,最好的方法当然就是启发了。

把一个被动的问题变成一个启发式的主动思考。

“那么他们会不停的打下去,一直到老。是这样吗哥哥程程”

程程点了点头:“就是这样了,但是如果其中的一方能够收手。就像今天洋洋一样,自己放弃了报复,而让那个人走掉了。那么这件事就不会再继续发生了。”

“说的有道理。其实那会老爸让我放了那小子的时候,我也有些不太理解的。现在算是彻底的明白了。老爸这是不想让我和那小子继续的纠缠下去。”洋洋同时也受到了启发,终于是有所醒悟了。

“说的不错。要知道每个人的时间都是非常宝贵的。如果你把时间都放在这上面了,那么你说你还有时间和精力再去做其他你想做的事情吗估计大把的时间都会在医院或者家里度过了吧。”

“那么,如果今天的那个坏人觉得你们好欺负,以后再来找你们麻烦肿么办呢”

洋洋捏了捏自己的小拳头:“嘿嘿,他要是再敢来的话,我用这个对付他。反正他也是我的手下败将了。”

程程白了洋洋一眼:“怎么,刚给妹妹讲完道理了,还要给你讲一遍吗都说了用暴力解决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当然,你这可以作为自卫的一种手段。”

说着,他脸上充满了自信的说:“当然,我也坚信金磊他今后也不会再来找我们的麻烦了。”

“这是为什么”

“是呀,我看金磊那帮人可是不能轻信的,他们已经两次找咱们麻烦了。”

赵静宜还真是有些担心这个问题。

毕竟在很大程度上来说,是自己引起来的事情,尽管并非所愿。

程程看这个关子也卖的差不多了,笑呵呵的说:“因为我们有个很厉害的老爸啊。你们难道都没有看到吗,老爸一出马,整个局势都发生了变化。当然,也有刑火叔叔的及时赶到,才让今天的事情得到了快速的平息。”

“哇,真想看看爸爸打架素什么样子,听起来好酷哦。”久久脸上充满了期待的神情。

“喂喂,你们过来看啊。”洋洋这时候溜达到窗口,这里正好能看到不远处的湖水。

剩下的三个孩子也凑了过去:“看什么啊”

“你们瞧,那椅子上坐着谁”

顺着洋洋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在湖边的一盏路灯下面的长条椅子上,坐着一男一女的两个人。

“是爸爸和妈妈。”程程说。

“让我也来看看,让我也来看看”久久个头矮,踮起脚尖也不过是趴在窗沿上,眼前除了一片黑暗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我来抱你。”洋洋说着,用力的抱起妹妹,让她站在了窗沿上,这里正好能够看到下面。

好在这里的窗子是封闭的,并不用担心会掉下去的危险。

“爸爸和麻麻他们在说什么啊”

“肯定是在说以后洋洋的教育问题,他真的是太伤脑筋了”

程程的话音落下,就惹得一片的笑声。

洋洋双手环抱胸前,一脸的不服气:“我现在已经很老实了好不好。他们才不会说我呢,倒是很有可能说程程和赵静宜或许以后会成为一对儿”

“北冥司洋,你再胡说我撕烂你的嘴”赵静宜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她举起拳头就要打洋洋。

可是洋洋早就有防备了,一下子就跳开了:“打不着,打不着”

时光飞逝、岁月仍然

清晨的阳光在这个冬日里带来了仅有的一点点的暖意。

别墅外的一抹抹翠绿翠绿的颜色已经消失不见了。

湖面上也已经冻上了一层厚实的冰,那沿着湖边和路边树上,已经没有了一片树顾,干枯的枝枝叉叉看起来没有一点的生机。

人们已经换上了厚实的冬装,天上开始飘起了点点的雪花。

这也是今年来的第一场雪。

“小小宝儿,你在干什么”顾欢颜站在衣橱前,挑选着准备出去的时候穿的衣服。

久久穿着一套印着白色小兔子花纹的浅粉色睡衣睡裤,她正站在窗台前看着天上飘下的片片雪花。

“麻麻,这素什么肿么和雨点不一样好像是棉花糖哦。”久久眨巴着大眼睛,指着窗户外沿上堆积的片片白色问。

    上一篇: 第594章 这就是命啊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596章 第一次见到雪花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yunke8.cn
    阅读提示:

    1.《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筱梦昕雨。十八岁她走投无路,一纸协议她成为代孕妈妈。谁知一胎双子,她不舍孩子,私心偷走一个宝宝。五年后,他是高高在上的富豪名人,身旁跟着一个俊俏的小男孩,那一刻,她才明白,她思念了五年的另一个孩子,原来就在他的身边……他将她禁锢,逼到角落,,温热的气息吹过她的耳

    2.《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筱梦昕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3.《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版权属于作者筱梦昕雨,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同时也为同样喜欢《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的书迷提供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