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嫌疑犯是不同的

来源: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更新时间:2019-03-22 09:01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又很轻松的聊着天。

狱警对于北冥陌的回答,只是讪讪的一笑:“我在这里干了这么多年,你是很少的不会让我感到反感的嫌疑犯。”

“哦?那你对什么样的嫌疑犯会有那种厌烦呢?”北冥陌转头看着他,等待着回答。

“我遇到的嫌疑犯有两大类:一类是好人被逼无奈的。这些人往往就是平时与人无争,但是总会有人找他麻烦,最后逼着好人犯罪。第二类就是罪有应得的。一贯的为非作歹。可是这一类的人又会分成两种,一种会贯穿在第一类中间,而且这些人是十分狡猾的,经常会伪装成一个‘好人’。还有一种就是彻头彻尾的,连伪装都懒得装的。对于向你这样的,是属于第一类。而第二类,就是我最反感的。”

“那你怎么会认为我就会是第一类呢,而不是你说的第二类的第一种?”

狱警停下了脚步,他转身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北冥陌。他同样有着一双鹰眼一样的眸子,无比的有神。

他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和大脑:“就凭他们。应为工作关系,我经常要和犯人打交道。久而久之我就总结出了一些经验。”

说到这,他的话锋一转:“至于北冥先生你,虽然我知道你是因为什么进来,但是我总有种感觉,你是被逼无奈才会这么干的。一个坐拥上亿身家的你,我想是不会因为感到无聊才会这么做的吧。”

说到这里,他们两个人都露出了微笑,然后缓缓的摇了摇头。

狱警的分析简单明了。

一段短短的对话,他们已经来到了审讯室的门口。

门缓缓的打开,北冥陌抬头看到里面坐着的,正是云不凡。

他们面对面的坐着,沉默了好一会。直到云不凡耐不住这个性子开口了:“我受瑜瑜之托,现在是你的代表律师。我需要从你这里了解一些案发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还请你能够积极的配合。”

北冥陌看了一眼云不凡手底下那张空白的记录本,然后冷冷的说:“了解了又能怎么样,不还是会输吗。既然结果都是一样的,那么干什么还要大费周章?你那里的事情也不少,还是去忙你的吧。还有,你也犯不上为了我,毁了你的前途。”

说完,他便站起身子,准备往出走。

云不凡瞪了他一眼:“你给我坐下!”这还是他少有的感到自己是如此的生气。说话的同时,他也快速的站了起来,伸出手用力按着北冥陌的肩膀。

“如果是你求我,我才懒得管你。如果不是因为瑜瑜、还有姨妈……你觉得你这样做对她们会有什么好处?虽然这个案子背后有人操控。但只要能将刑罚尽可能的减少就值得去做。真是想不通,就是你这样的性格,是怎么把北冥氏管理好的。现在又弄出一个烂摊子让瑜瑜帮你收拾。减轻了刑罚,你早点出来,就可以早点帮助她。她这个女人,一手撑着事业,一手撑着三个孩子容易吗,你还好意思在这里面躲清静。”

云不凡可是没有给北冥陌什么好脸色,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说。

这也让北冥陌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倔强的挺起了身子,眸子里积存着满腔的怒火。他一手就将云不凡的手腕给抓住了,用力甩到了一边:“你凭什么来教训我。眼下的情形你我心里都十分的清楚。想要翻盘没有那么容易。如果你真心的不想做的话,麻烦你以后就不要来这里了。好好的照顾欢颜儿,如果还能稍微有点空的话,去看看我妈。”

云不凡听了这些话之后,绕过了阻隔在他们之间的桌子。站在了北冥陌的对面,垂着的手紧紧的捏成了一个拳头“咯吱吱”响,恨不得一下挥到他的脸上去。

北冥陌垂眸看了看,露出了一丝的冷笑:“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否则后果应该你是不想面对的。”

云不凡看着他还真的是没了脾气。

北冥陌这几个家伙一泛起‘轴’劲儿,就算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可是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让他配合。

“北冥陌,我明确的告诉你,别想推掉你应该肩负起来的责任。瑜瑜、姨妈、三个孩子甚至还有北冥集团,都是你的责任,别想着把这些推给我。否则,在我的眼里你就是懦夫。我云不凡是不会帮助一个懦夫的。尤其是像你这样的,惹事的时候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可是事情出来之后,就像个缩头乌龟一样的躲起来,等待着有人来帮助和怜悯。既然你想做一只乌龟的话,我成全你。”

云不凡说完转身就往审讯室的门口走去。

北冥陌的牙关紧紧的咬着。难道现在的自己真的会像是他说的那么不堪?丢下了所有包袱和担子的他,难道连那份曾经引以为豪的坚韧不屈的性格也一同被丢下了吗……

云不凡说的对,自己不应该把所有的担子都压在顾欢颜一个女人柔弱的肩上。

回想起这两天来,她天天都奔波在这里与北冥氏的路上。除了这些之外,她还在到处为自己找律师,尽管时常会碰一鼻子灰,但是依旧凭借着她的毅力,找到了云不凡来帮忙。

而自己每天都在做什么呢?和狱警偶尔聊聊天、在一个人的监禁室里或站、或卧。虽然是有些单调但是却乐此不疲。那只是因为即便是这样也能感受到一份的轻松。

当然,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他们的陪伴:三个可爱的孩子们,还有他们的妈妈顾欢颜……

现在,大家都在为自己而努力,自己也是时候该重振起来了,即便是现在被困于这里,也是同样可以和他们并肩战斗的。

“等等,你先别走。我有些话想要和你聊聊。”终于,北冥陌还是松口了。

云不凡生气归生气,但是他却没有打算真的要走。他是太了解北冥陌的臭脾气了,软硬不吃就要靠激。

从小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一个臭脾气,现在都过了小半辈子了,还是这个样子,真的可以说是本性难移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北冥陌还都算是配合,把自己去救顾欢颜的前前后后事情都说了出来。

云不凡详细的记录着,并且为了保险起见,还做了一份录音备份。

到最后,把笔和记录本都收了进了随身公文包里:“你提供的信息一开始我还以为只会是一堆没有用的材料。现在看来还是有些用处。”

“你来的时候真的是这么想的?如果是的话,你干嘛还要过来。这不是你的风格啊。”北冥陌这个时候也不忘了讽刺一句云不凡。

云不凡倒是也不否认,他点了点头看着北冥陌:“你说的没错,按照我的脾气是不会把时间花在没有用的事情上。在这一点上,咱们两个是共通的。但是你不知道的是,我和你存在的不同点,让我比你更加的有人缘。那就是比你更加有人情味儿。”

“人情味儿……”北冥陌默念着这几个字。

“对,人情味儿。你知道吗,从小到大,除了家境不同之外,咱们两个有很多地方相似。可是唯独这一点不同。不管周围的人对你关心还是冷漠,对你来说都会当作视而不见。当然,对待那些对你不好的人可以这么做。但是对于关心你的人来说,这样做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是——伤害。你在无情的伤害着那些对你好的人。当然,我妈也曾经跟我说过,你生来就是一个可怜的人。父亲、母亲都对你造成过伤害,而这两个人都是你最为至亲的人。这也是,即便是你做了再过分的事情,都还会有人不遗余力的帮着你。因为这是可怜你,就像我现在这样,也是因为可怜你,当然更加可怜的是瑜瑜。”

云不凡的话字字敲打在北冥陌那似黑洞一样的心灵深处。

人在顺利的时候,很少会静下心来听从旁人的劝告,往往还会觉着这是别人的别有用心。

但是处在逆境之后呢,情况似乎是可以有变化的。有些人会静下心来体会,当然也会有人像是钻进了牛角尖一样的执迷不悟。

北冥陌并不属于后者,不然他也不会有现在的成就。这一番似云不凡的肺腑之言,在他的黑洞中闪现出了光亮。

或者说,顾欢颜的一言一行时时刻刻都在撼动着他,只不过云不凡又稍微推了一把。

北冥陌闭着眼睛,往事的一幕幕再次的回闪。

云不凡知道他的内心已经接受到了冲击,心里也感到有些安慰。再怎么说,他们身体里的血液有一部分是相同的。虽然比不上是亲兄弟,但也不影响这份亲情的存在。

“北冥陌,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自己慢慢的品味品味。如果有一天能够出来的话,就请我吃一顿好的。要知道,像我这样的小律师,人前表现的风风光光,但是这肚子里还真的是没有什么油水。”

云不凡这一句似在打趣的话,让北冥陌忍不住笑了笑:“你用得着在这里和我装穷吗,百万的豪车开着。不过,请你吃一顿还是可以的。到时候带上姨妈。”

关于北冥陌的案子,云不凡搜集到的单方面证据已经十分的齐全了。

在下午的时候,顾欢颜在处理完北冥氏的事物之后,再次出现在了云不凡的律师事务所里。

“不凡,今天你去找北冥陌,他没有为难你吧。”顾欢颜可是知道北冥陌的那一根筋。

云不凡则是给了她一副苦笑的面孔。

顾欢颜顿时心一翻个,然后气呼呼的说:“这个臭家伙,大家都是在忙他,他可好还不领情了,真是狗咬吕洞宾。”

“我在那里也是这么说他的。”

“那他没有把你怎么样吧?”顾欢颜可是知道北冥陌的脾气,这么有人说他,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云不凡显的无所谓的样子耸了耸肩:“他还敢把我怎么样。还不是老老实实的坦白交代。”说着,他把手边的记录本拿起来在顾欢颜的面前晃了晃。

顾欢颜立刻就明白了,白了他一眼:“他可不是这么容易合作的家伙,而且我想你也不可能来上一个人品大爆发吧。”

“瑜瑜,我可是你死皮赖脸的请我给北冥二这家伙帮忙的,有你这么损我的吗。就不怕我马上撂挑子不干了吗?”云不凡也不甘示弱,将了顾欢颜一军。

“行,你撂挑子吧。反正现在业内都知道你在帮北冥陌了。就算是回头路,我看你也没办法走了。”

“呀,你这个女人变得厉害了。看来北冥二这家伙平时没有少交给你害人的招数。”

一阵的调侃之后,顾欢颜收起了笑容:“唉,跟你说正经的,你现在已经有我和北冥陌两个人的提供的材料了。你觉得比起昨天的分析,现在能有几分的胜算?”

云不凡竖起了一根食指。

“一成?!不会这么低吧。”

云不凡接着把手指摆了摆:“不是一成,是一成都没有。我都给你说了,这个案子是摆明有人找北冥陌的麻烦。要是能找到那个人的话,或许还能有点点转机。”

云不凡的一句话立刻让顾欢颜就想到了:“哦,我真是笨。今天发生的事情我还没给你说呢。我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了。”

“谁?”云不凡立刻也来了精神。

“唐天泽,还有……”顾欢颜说到这里,就又欲言又止了。

这下倒是把云不凡给急坏了:“瑜瑜,都这时候了,还卖什么关子嘛。”

顾欢颜真心的不想提那个名字,倒不是因为他是自己的父亲,而是她根本就是对他又反感。

可是无奈于云不凡的追问,最后还是有些不情愿的从嘴里挤出来了两个字:“李探。”

“李探?”云不凡感到有些诧异,他知道李探可是顾欢颜的生父啊,这件事居然他会牵连进去。

“你父亲……哦,是李探。他怎么能够操纵这个案子呢。你知不知道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来头?”云不凡知道李探才是这件事情的关键人物,如果从这里找到突破口的话,那么整件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的。

顾欢颜摇了摇头:“我对他的事情基本上可以用一无所知来形容。因为我并不觉得他配做我的父亲。”

事情已经完全明了,因为有李探的介入,似乎北冥陌的这个案子已经陷入了一个僵局。

对于这个所谓的生身父亲李探,顾欢颜对他可以说真的是毫无感情可言。所以,在北冥陌的问题上,她选择了站在他的对立面上。

云不凡坐在座位上,双手交叉抵住了自己的下巴:“现在主要的问题是不知道你的父亲……呃,是李探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或许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做一做文章。即便他也很有可能是一个大官员,但是也可以跳过他,越级寻找出路,或许北冥陌的案子还能有一些转机。只不过……”

顾欢颜看着云不凡欲言又止,她眉头微微一皱:“怎么,有难度吗?”

云不凡点了点头:“是有些难度。不说别的,就连李探的身份在短时间内都难查到。更不要说查到之后,该如何越级寻求帮助的问题了。这一番下来,这个案子恐怕也早已经板上钉钉了。”

看来还真的是一件棘手的事情,刚刚看到了一线的希望,这一下又把这仅存的光芒遮盖住了。

“对了,有一个人咱么都忽略掉了。把他找到作为证人的话,没准会有一些的希望。”

在两个人沉默了片刻之后,一个人的影子突然间闪现在了顾欢颜的脑海中。

“是什么人?”陷入僵局的云不凡也来了精神,现在每一个想法都可能会成为一个效果意想不到的突破口。

他们现在已经够被动的了,所以就更不应该把任何一点点的希望都丢掉。

“那天我去湖心岛的时候,在别墅里除了郭局长之外,还有一个人,长的一副尖嘴猴腮的样子。他应该是个秘书或者是助理,我还听郭局长叫过他。好像是叫什么‘小陈’。”

云不凡皱了皱眉头,伸手拿过桌子上的笔,简单的画了一个人物关系表。这个‘小陈’应该是处于最低端的一个小人物。看上去似乎都对这个案件没有什么影响和作用。

“我觉得,郭局长既然敢肆无忌惮的做出这样的事情,那应该说明这个人应该是他的心腹。既然是心腹的话,那么他就很有可能了解到很多的内幕情况。”

顾欢颜的这一句话可算是一言惊醒梦中人。

“哎呀,瞧瞧我这脑子,怎么会把这么关键的问题没有梳理出来。”云不凡懊恼的用笔杆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然后用那种十分赞赏的目光看了看顾欢颜:“看来你也没有白在这里跟了我一段时间,观察和分析水平都有所长进啊。”

听了云不凡对自己的夸赞,顾欢颜倒是没有摆出一副沾沾自喜的样子。毕竟现在还不是能乐得时候。

看来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先找出来这个跟班,至于后面的事情等找到后再说了。

这个‘小陈’应该到哪里找呢?虽然俗话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活人有的是。可要从这茫茫人海中找到这个人也非同易事啊。

云不凡觉得既然他是郭局长的跟班,那么他应该也会在政府机构上班,不如托人在那里打听一下。

至于打听关于这位叫做“小陈”跟班的任务自然也落在了云不凡的身上。因为现在似乎也只有他对于目标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接近起来要容易一些。

顾欢颜到现在为止,已经没有什么可再能帮得上忙了,完全都要靠云不凡来完成剩余事情。

这样也好,她可以把更过的时间和经历放在工作和生活中。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万能的,都有自己的精力极限。就算是当初的北冥陌,他也是因为有了一个得力助手刑火在左右,才看起来做任何事情都处在运筹帷幄的状态之中。

可是顾欢颜想对他有所不同:现在的她可是要面对着太多的事情。北冥陌的案子、家里的孩子、北冥氏……

作为一个女人她怎么能够应付的过来?这可不像是在看‘宫斗剧’,女主可以对付好几个娘娘、贵人什么的。最后独得皇帝万千宠爱,走上人生巅峰……

这样的女主看似很忙,但是精力只要集中在如何自保和反抗就可以了,况且再差劲的女主还能遇到个别和她志向相投的人,且不管那些人是出于什么目的,但始终是帮了女主的。

古代的勾心斗角哪里会有现代这么多的麻烦事,在怎么说也都是一群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人作出来的幺蛾子罢了。

可是现代是完全不同的,这里虽然很少有性命之忧,但是多的是各种事端,一件一件的迎接不暇。

不然怎么古代只需要的是能够飞檐走壁的大侠就够了,而现代需要的则是上能星际穿越,下能地心游历,除了对付外星人的进攻之外还要消灭在地球上冷不丁冒出来的各种史前怪兽的超级英雄呢。

结论就是现代人活的真真是太累了……

顾欢颜好不容易的重新回到了北冥氏,这小半天她已经被折腾的够呛了。

好在,接下来的几天生活,让她有了一种短暂的按部就班的感觉。每天在北冥氏、别墅的往返。

隔上一两天还会再去一趟警局看看在里面的北冥陌以及每天都会保持和云不凡的通话,这样她能够感觉更安心一些。

孩子们的假期已经结束了,又开始了学业生涯,不过在开学的前几天还算是让她感到放心。洋洋这个捣蛋鬼变老实了不少。

不过,舒心的事情总是很少,烦心的事情总会很多。

最近她从云不凡那里得到了两个不好的消息:

第一,关于北冥陌涉嫌驾车冲击政府办公区的案件,因为涉及到敏感问题,所以变成无限期推延。

第二,之前的一个突破口‘小陈’,已经下落不明了。他的失踪是在云不凡找到他的第二天后不见的。这很显然是有人不想让这个人坏了事情,所以采取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至于是生是死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谜团。

不难猜出,这很有可能又是李探的诡计。即便是北冥陌有了律师,掌握了证据,法院不开庭的话,也是徒劳的。同样可以制约住北冥陌的行动达到他想要达到的目的。

真的是有些做的太过分了,这让顾欢颜感到气愤不已。

面对突如其来的坏消息,顾欢颜和云不凡现在还真的是有些束手无策。

审讯室里,北冥陌坐在桌子前,看着坐在对面一脸愁容的顾欢颜。她今天过来一是看看他的生活情况,二是这坏消息他应该是有权利知道的。

北冥陌原本身上的那一套笔挺的西服已经换成了橙色的,这很显然是和他与生俱来的气质存在着太大的违和感。

不过看起来,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衣服。

当他从顾欢颜的口中得知这一切之后,只是淡淡的一笑:“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们也已经尽力了。我对于逼着你当上这个总裁的事情,似乎还欠你一个道歉,现在就给你补上。你现在可以重新获得自由,可以不用再去北冥氏,可以回归到以前的生活中,和孩子们去过你们想过的生活吧。”

顾欢颜猛地抬起头来,很吃惊的看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没看出来吗,这事情已经算是告以段落了。他们这样的拖延时间,目的就是不想让我出去。即便是你们再继续奔波下去也是无济于事了。”

“北冥陌,你怎么会这么想。”顾欢颜从他的话语和表情上可以感觉的出来,他现在似乎是已经有所放弃了。“眼下只不过是暂时的困难,何必要急于放弃呢,这根本就不是你的性格,是不是这几天你在这里都呆傻了?”

说着她还挺上心的左右看了看他。

北冥陌的眉头皱了皱,这样的结论简直是对他最大的侮辱吧。厌恶的扫了她一眼:“我什么时候说要放弃了。只不过现在这样的情况,你觉得是我可以左右呢,还是你和云不凡可以左右?既然都毫无办法,那就干脆休养生息好了。”

“还说你没有在这里受到什么刺激,我认识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啊。就算是遇到了什么难题,你都会想出办法解决的。而且,你干嘛在这个时候又允许我离开北冥氏了?这不是破罐子破摔还是什么?”她信誓旦旦的说。

那认真的样子,北冥陌见了都有些忍不住伸手去捏捏她那吹弹可破的脸蛋儿。

他在这里呆了几天,和那名专门负责看管他的狱警聊了不少的话题。其实,不说只有和有学识的人聊天,自己的思想和能力才可以得到提升。即便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同样也能给到启示。

曾经,他就是很少和普通人真真切切的接触,所以很多质朴的东西他非常的缺失。而这几天,他却感到受益良多。

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要逼着她做她不喜欢的事情,而美其名曰是为了给她提升能力呢?为什么要以孩子作为筹码作为要挟呢?明明孩子是他们共同的,都十分的喜爱。

等等等……

或许是自己的头脑中太多的充斥了利益的缘故吧,有太多的人情世故都了解,站在高端的人毕竟是少数的,而眼前的世界不是多数还是以平凡为主的吗?面对这个平凡的世界,就要学会做一个平凡的人。

    上一篇: 第553章 偷听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555章 平静的有些可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yunke8.cn
    阅读提示:

    1.《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筱梦昕雨。十八岁她走投无路,一纸协议她成为代孕妈妈。谁知一胎双子,她不舍孩子,私心偷走一个宝宝。五年后,他是高高在上的富豪名人,身旁跟着一个俊俏的小男孩,那一刻,她才明白,她思念了五年的另一个孩子,原来就在他的身边……他将她禁锢,逼到角落,,温热的气息吹过她的耳

    2.《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筱梦昕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3.《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版权属于作者筱梦昕雨,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同时也为同样喜欢《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的书迷提供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