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心理辅导

来源: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更新时间:2019-03-15 10:50 

顾欢颜见noton都摆出了一个请他们上车的姿态了,她也不好推辞。

对他道了声谢后带着两个孩子上了车。

比起外面的炎热,车里面倒是显得十分的凉爽。

顾欢颜带着孩子在车窗边的小桌子旁坐好。

noton上车后便把车门关上了,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了几罐果汁放在桌上,然后又拿出了几份制作精美的点心摆在了桌子上。

“顾小姐,孩子们都吃吧,不必客气。”

“好嘞!我早就饿的肚肚咕咕叫了。”洋洋伸出小手就要抓盘子里的食物。

却被顾欢颜打了一下手:“告诉过你多少遍了,人家请你吃东西,一定要先说谢谢,然后洗手才能吃。”

洋洋嘟着嘴儿,转身跳下凳子到水池洗了洗手,然后抬头看着noton说:“谢谢美人叔叔。”

noton倚在冰箱边上,拿着果汁优雅的向洋洋点了点头。

“noton先生,你不是继续旅行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顾欢颜有些疑惑。

noton喝了一口果汁:“其实我一直都在旅行中,只是最近我会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

说着他伸出白皙的手,伸出食指在顾欢颜的眼前轻轻的一晃:“你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吗?”

顾欢颜一听他的提示,立刻明白了,并带有歉意的一笑:“noton,对不起又把你叫成老学究了。”

“没关系。”说着他看到在顾欢颜身边程程,他做得规规矩矩不说,连桌子上的一快食物都没有动。

noton凑到程程身边,微笑的看着他:“程程小朋友,这里的点心是不是都不合你的胃口?你想吃什么告诉我,我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满足你。”

程程看着noton:“谢谢noton叔叔,我现在还不饿呢。”

听到程程的回答,noton只是微微一笑,将程程面前的果汁帮他打开,递到他的手里:“我看的出来你现在很饿,但是有些事情放在你的心里,所以你吃不下东西了,是不是?”

noton一语中的,程程确实是为了心事没了胃口。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哦,原来是这样。”noton皱了皱眉头,想了会继续说:“咱们的一生其实会遇到很多的心事。有些呢,是我们能自己解决的了的,还有一些是我们自己解决不了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程程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对noton说:“noton叔叔,我想这件事情应该是我解决不了的。那该怎么办呢?”

“既然是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其实有两个方法可以试试。第一,你可以把事情告诉你的爸爸妈妈,让他们想想办法。第二的方法嘛,那就是若果其他人都解决不了,那就不要去解决了。因为那就根本不算个事情。为一个不算事的事烦恼那是很浪费时间的,不如多花些时间做力所能及的事。等到以后自己足够强大了,再回头解决,还不算晚。”

noton说着轻轻抚了抚程程的头发:“好啦,小男子汉,你现在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你肚子的问题。只有吃饱喝足了,才有力气面对啊。”

程程点了点头:“谢谢noton叔叔。”然后拿过一块点心吃了起来。

顾欢颜微笑的在一旁看着noton开导程程,是那样的有耐心,方法也很容易被他接受。

不禁又想起了北冥陌,他的教育方式比起noton来说就是一个词:简单粗暴。

程程很早的就缺少了很多孩子的天性,可以说都是北冥陌一手造成的。

“顾小姐?”noton看着顾欢颜有些出神的模样,伸出手试探的叫了问了一声。

这时候顾欢颜才回过神来,她不好意思的微笑了一下:“刚才想了一些事情。”

“事情不是靠想的,是要做的。鉴于你不像程程和洋洋那么小,很多话我就省略掉吧。”noton抬手看了看表,眉毛一挑:“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带着你们回到城里了。”

说完,他都到前面的驾驶室里,发动车子。

“美人叔叔,我也要坐到前面。”洋洋跳下凳子,举着点心和果汁小跑着到了驾驶室。

noton扭头看了看已经坐好的洋洋,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看来我是要准备一张儿童安全座椅了。”

然后侧身过去,将安全带给洋洋系上,并细心的绕过了他的脖子,以防万一出现意外,不至于勒住他。

确认无误后,noton重新坐好:“洋洋小副驾驶,咱们可以出发了吗?”

洋洋将手里的果汁瓶向前一伸:“出发!”

noton开着白色的房车沿着公路向市区开去。

当北冥陌带着顾欢颜和孩子们来到‘夜末欢愉’后,就接到了集团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说,北冥集团的股价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各个部门积极的运作之后,股票的价格已经开始了平稳的回升状态。

但是,就这两天,似乎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虽然股价已经趋于平稳而且还有了不少的升值,但是总会有频繁的抛售和买入的动作出现。

本来看起来是个很平常的行为,但是奇怪的是卖方是不同的,但是买方看起来似乎是有组织有计划的一批人所为。

北冥陌坐在办公桌前,一手拿着杆铅笔不断的翻转,一手拿着电话。

听完报告后,他得眉头就是微微一皱:“这样买入卖出的操作,份额有多少了?”

“大概有百分之十左右了。”电话那端答道。

“嗯,知道了。通知各部门的负责人到我办公室开个会,一会我就回去。”

北冥陌说完挂上电话。又掏出一把金黄色的钥匙,打开了他身后镶在墙里面的保险柜,拿出了准备给顾欢颜签字的房屋赠与协议文件。

虽然集团出了一些问题,但是北冥陌还是想先将这栋别墅先送给顾欢颜,再回去主持大局。

一切都被他安排的仅仅有条。

但是,还是有件出乎他意料的事发生了:顾欢颜在看到这份协议后,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拒绝签字不说,还将协议书扔在了他的身上。

后来她甚至带着两个孩子不需要刑火送,宁愿自己步行走回城里。

在赶往集团车上,刑火不断通过后视镜,看着躺在椅子上的北冥陌。

刑火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

在他的记忆里,是很少能见到北冥陌会有这样的情况,看起来有很重的心事。

“主子,是不是集团出事情了?”刑火真的很担心北冥陌,忍了半天,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北冥陌应了一声,然后缓缓的说道:“你派人调查一下这几天买北冥集团股票的都是些什么人。”

刑火应了一声,拿出手机安排人去调查。

北冥集团大楼

各个部门的负责人都接到通知,来到北冥陌办公室旁的小会议室里。

他们坐在会议桌前,各个表情凝重,相互交头接耳。

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后,他们一听到开会就会感到心里惴惴不安,不知会是什么样的事情将会落在自己头上。

在经历了上次的媒体和股民冲击的风波,在北冥氏大厦前面安插了不少的便衣保安,一旦有可疑的人或是媒体记者的出现,就会被他们不动声色的驱离。

所以现在的北冥氏大厦门前,显得风平浪静。

刑火开着车很顺利的停进了北冥氏大厦的地下停车场里。

北冥陌下车后简单的整理了一下他的这身做工考究的西装,然后在刑火的引路下,进了直通他办公室的电梯。

会议室里,就在各个部门负责人感到人人自危的时候。

会议室的大门突然打开,北冥陌健步如飞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刑火。

见到总裁来了,一时间,会议室里变得鸦雀无声。

众人都齐刷刷的站了起来,冲着北冥陌鞠躬致意。

等到北冥陌坐了下来,其他人才陆陆续续的坐了下来。

只见北冥陌的身子向椅背上一靠,接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精致的烟夹,拿出一只叼在嘴里,刑火在身边连忙拿出打火机替他点上烟。

这个动作,让在坐的人一惊,他们瞬间就想起了前几天在墨帝国酒店发生的,让在座的人都感到汗毛都发凉的那一幕。

北冥陌深吸了一口烟之后,眸子开始扫视着在坐的每一个人:“在坐的各位,你们平时有没有关注公司的股票走势情况?”

问题一出,在场的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北冥集团的股票,作为龙头股,他们的手里自然都有不少。

尤其如今股价有所升值,在如此利好的时候,更不知道总裁问这句话到底是什么用意。

其中一个部门负责人觉得,北冥陌的这个问题其实就是想让众人对他做个评价,毕竟前一阶段的股价下挫,对北冥氏的影响不小。

如今股价平稳中又有升值,做领导的当然喜欢听听属下的人夸夸自己。

于是,他带头说道:“总裁,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后,经过您的力挽狂澜。现在北冥氏股价已经走势平稳,甚至最近的两天还有了不小幅度的提升。我们在坐的各个部门的负责人都对您的非凡才干深感佩服。”

其他人也赶紧的迎合着说:“总裁的才能,我们真是无法企及的。”

北冥陌看着在坐的人各个在那里对自己溜须拍马的那副尊荣,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冷笑:“北冥氏的股价上涨了,看来大家都赚的不少吧。”

大家看到总裁笑了,悬在自己心头的石头也算是落地了。

各个表现的神情洋溢:“总裁,我们都是托您的福呀。哈哈哈哈……”

就在会议室里变得一派热闹的时候,北冥陌的脸色一变。

“啪……”北冥陌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突然的一声,本来心情大好的众人,都吓得一哆嗦。

他们收起了笑容,小心翼翼的看着北冥陌冷峻的脸。

会议室里瞬间就降到了冰点。

北冥陌冰冷的脸转向财务部的负责人,冷冷的说道:“老钱,你在我们北冥氏做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什么样的场面我想你也是见过不少了。如今咱们的股价确实在上涨,但是你就没有发现在股价上涨的背后出了什么问题吗?”

他把这个问题抛出,老钱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时候刑火的手机响了,北冥陌瞪了他一眼:“你到外面接电话去。”

刑火转身拿着电话出了会议室。

五分钟后,当他再次回到会议室的时候,脸色已经变了。

他快步走到北冥陌身边,低下头小声的对北冥陌说:“主子,刚才我得到消息,现在公司的股票还在升值,据统计咱们已经有百分之十五股票被股民趁高位抛售,但是很快的就被人吸纳了。”

北冥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被抛售,这对于一个政商两界都有很大影响力的企业来说,已经足够有震撼力了。

北冥陌的脸上显得很平静,这样的情况并不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但作为一家集团的主事人,就必须做到处变不惊,这样他的属下才不会方寸大乱。

他冷冷的看着在坐的这些已经被吓战战兢兢的负责人。

现在再说他们已经变得非常的无力,当务之急就是想想该用什么样的对策去面对。

北冥陌这时候感到似乎有一只很大的手正在伸向他的北冥氏帝国。

古书有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但是如今,北冥陌要面对的,是一个他不曾谋面的对手。

而且现在看来,这个对手拥有的财力是他无法小觑的。

刑火见北冥陌不动声色,他在北冥陌耳边小声的说:“主子,我估计在坐的人还没发现这个问题,留着他们在这里大眼瞪小眼也是徒劳的,不如让他们回去,您也落得清静。”

北冥陌点点头,刑火说的没错,这些人在这里确实显得太碍眼了,而且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就是被卖了也会喜滋滋的替别人数钱的。

想到这里,他随意的摆了摆手:“今天就这样吧,散会。”

听到北冥陌发话了,众人悬在嗓子眼里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下来了。

众人如同被释放了一般,匆匆离开了会议室。

他们始终不明白总裁说的:“股价上涨的背后出了什么问题”到底指的是什么。

等到会议室里只剩下北冥陌和刑火的时候,北冥陌依旧坐在椅子上没有动。

“主子,由于时间有限,只查到不断买入北冥氏股票的一些固定的人。但是他们的账户是都自不同的地区,看似彼此之间没有联系。”刑火皱着眉头道。

但是过了一会他似乎想明白了些什么:“我怀疑他们是在用一种蚂蚁搬家的方式,先分散将股票吸纳,到时候就会将手里持有的股票汇集到一个或几个大的账户中。”

刑火的分析详细透彻,北冥陌在一旁听的频频点头。

说到这里,刑火拧起了眉头,似乎又有些事情搞不明白了:“主子,这些人不惜本钱的吸纳咱们的股票,到底用意是什么呢?毕竟咱们的股票价格并不便宜啊。我想,他们应该不会只是想把股价哄抬高了以后再一口气都抛售出来这么简单吧。”

北冥陌看着刑火,他跟着自己这么多年,虽然看起来五大三粗,但是头脑是越来越清晰敏捷了。

北冥陌赞许的点点头:“你想的的确没错,但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刑火有皱起了眉头:“没有那么简单?您的意思是这里有着更大的阴谋?”

北冥陌点了点头,看着刑火抛给了他一个问题:“这些人如果单纯是为了牟利的话,这样做确实是能赚到不少。但是你想想,他们如果真是这么想的,那为什么要选择咱们的股票?”

刑火接着说:“是呀,咱们的股票实际上一直都在高位。他们完全可以找一只垃圾股或者其他的名不见经传的股票来炒,这样他们的本钱也会少投入很多。”

说到这里,刑火似乎他把整个问题都想明白了:“主子的意思是那些人针对的是北冥集团,有备而来的。把股价抬高然后全部抛售,造成股市的混乱,借股民的手打击北冥集团?”

北冥陌看着刑火赞许的点了点头。

刑火马上脸色一正。

对北冥集团不利,就是对主子不利。对于一直都忠心护主的刑火来说,这些人同样也成为了他的敌人。

他虽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但还是问了一下北冥陌:“主子,既然是这样,那要不要我派人对他们进行阻击,控制住局面?”

刑火说着拿起电话,这时候只要北冥陌发一句话,他就可以派人采取相应的手段。

北冥陌显得十分的冷静,他只是随即摆了摆手。但是眸子里却闪现出了一丝阴冷的光:“不需要。你只要密切关注他们的动向就可以了。咱们按兵不动,我倒要看看他的能耐到底有多大。”

“他?”刑火有些疑惑的看着主子,似乎他已经胸有成竹了。“您的意思是,已经知道这些人的幕后主使人?”

“对。不过我知道他只是一个摆在前台的布偶。而且过不了几天就会迫不及待的跳出来……”说到这里,北冥陌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他不屑与这样的虾兵蟹将一般见识,但是更想面对这个掀起风浪的人背后那个来头不俗的对手。

他站起身子,优雅的轻轻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不值得计较这些了,看看他能掀起多大的浪。”

说着他转身走出了会议室。

刑火紧跟在他的身后。

他看得出,北冥陌并不是表面上显得那样从容,他在积蓄力量,准备着和那个幕后人物过过招,看看谁会更胜一筹。

“主子,我们现在去哪里,要不要回顾小姐那里?”刑火跟在后面问道。

北冥陌舒展了一下眉头,那张冷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神采。犹如大战在即,主将已是披挂一身,准备奋勇杀敌。

他略显轻松的抛下了一句:“先去吃饭,然后去医院看看老爷子。”

刑火开车载着北冥陌,缓缓的驶出北冥氏大厦。a市的天空已经是接近日落黄昏。

本来就拥挤的街上,此刻变的与其他城市一样的更加拥堵不堪。

透过半通明的车窗,看着那些脸上虽然已经略显疲惫,但身形依旧匆忙的人群。

他们此刻唯一的目的就是——回家。

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就是一个避风的温馨港湾,纵使每天在外打拼的身心疲惫,但回到这里的时候都会放下所有的负累,全身心的享受一份难得的轻松和愉悦。

但是家对北冥陌来说,或许是比事业更加感到身心俱疲的地方。从小到大,他宁愿漂洋过海,宁愿将自己埋进忙碌的工作中以至于抬不起头来,他也不愿意回到家里。

因为那里对他来说,不好的回忆简直是太多太多……

自从北冥老爷子住进了医院,北冥家大宅已变得更加的冷清,除了佣人还在忙碌之外,可以说是人去楼空了。

老大北冥飞远,一家被北冥陌赶出了北冥家,甚至作为长子长孙的北冥亦枫都不在姓北冥了。

而老三北冥晏,则整天的借口有档期、有约会,就算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时候,他也会躲到酒吧或者咖啡馆里清静清静。只有这里他才能躲开他的老妈——北冥夫人江慧心。

北冥陌的车子在夜幕降临之后,缓缓的停在了医院的门廊下。

刑火打开车门,北冥陌优雅的下了车。

他的目光冷漠又深邃,紧闭的双唇……全身散发着让人退避三舍的气势。

在刑火的引路下,他来到了北冥老爷子住的vip病房。

北冥陌在病房外短暂的停了一下,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监护室的医生见到北冥陌来了,连忙站起身向他恭敬的行礼。

北冥陌站在监护室窗前,看着安静躺在里面的父亲“他的情况怎么样了?”

一个挂着专家教授工牌的医生说道:“北冥先生现在的病情比较稳定,昨天我们还进行了一次专家会诊,觉得他恢复的可能性很大,我们正在积极的准备相关的治疗。”

“嗯。”北冥陌点了点头,然后推开通往病房的门,轻声的走了进去。

此刻北冥老爷子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床边的各种仪器都在密切的监控着他生命特征的变化。

几天没见,北冥老爷子看起来好像又显得苍老了不少。

不经意间,他扭头看到了,就在床头柜上,摆放着一束盛开的鲜花。

他走过去,伸手轻拈着一片花瓣,上面的水滴还不曾干涸。

这应该是摆在这里不久。

北冥陌转头问了下跟在身后的那个医生:“这里有谁来过?”

医生扶了扶眼镜,一脸的歉意说道:“北冥先生,在您到这里之前,我也是刚和另一名主治医师交班,到这里的时候这束花已经摆在那里了。所以这个我也不知道是谁送来的。”

这个时候,北冥陌就听到身边传来了北冥老爷子虚弱的声音:“呃……呃……”

他转过身看着北冥老爷子,刑火立刻拿过一把椅子放在他的身后。

“爸,我来看你了。”虽然北冥陌说的依旧显得那么的冷漠,但是在父子的内心里都充满着一股温暖。

    上一篇: 第335章 被掩盖住的墙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37章 走漏消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yunke8.cn
    阅读提示:

    1.《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筱梦昕雨。十八岁她走投无路,一纸协议她成为代孕妈妈。谁知一胎双子,她不舍孩子,私心偷走一个宝宝。五年后,他是高高在上的富豪名人,身旁跟着一个俊俏的小男孩,那一刻,她才明白,她思念了五年的另一个孩子,原来就在他的身边……他将她禁锢,逼到角落,,温热的气息吹过她的耳

    2.《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筱梦昕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3.《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版权属于作者筱梦昕雨,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同时也为同样喜欢《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的书迷提供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