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属于我们的秘密爱情

来源: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更新时间:2019-03-15 09:41 

这世上,若能有人抗拒爱情,也绝不是她。

自从知晓自己不是顾家的亲生女儿后,她已是一个灵魂没有皈依,心灵没有寄托的人……

能被个人呵护在掌心里,是她二十几年来的渴望。

窗外,沙巴的海浪拍打着岸边。

月牙儿都要准备遮住眼了。

却被一阵尖叫声戛然而止!

“啊啊啊……等!等等……”顾欢颜反射性地拧过他厚实的皮肤。

“嗯?”他闷一声,额角布满汗渍。

“不行……不行……”她急忙推开他。

“怎么了?”他郁结,这妮子却突然说不行?

“不行啦!北冥陌……”她皱巴着脸,有些难以启齿,结结巴巴道,“我……我那个……来了……”

“啥?”他一愣。

……

“大姨妈……”她小小声噎嚅。

“除夕那晚不是才来过么!都几天了……”

她别过眼,不敢看他闪着精芒的眸,“……没,没干净……”

果然,鲜红的血,如注……

印染了洁白的被单!

“shit!”他狠狠低咒一声!瞪了一眼她酡。红的脸颊,忽然,鹰隼的眼瞳一眯,沉声问道,“刚刚来的?”

“……”她眨巴了两下眼,“额……不,不是……”

“真的不是?”他挑了挑眉,唇角勾勒出一丝危险。

她心尖一紧,咬着唇,不吭声。

“该死!”看她的表情,他顿时了然,“你这个女人……”

他气得指节拂过凌。乱的发丝,“你刚刚才来的是不是?这么说,除夕那晚你根本就是骗我的了?!”

墨爷疯了,想起那晚,被警方给逮捕时的狼狈!

“特么……真想掐死你这个女人!”他愤愤地吐出一句。

死死瞪了她三秒,然后起身,得不到疏解,疼痛难耐。

“那个……”她瞳孔瑟缩了一下,“你要去哪里?”

“灭火!”

“喔……”她咬着唇,想笑又不敢笑,只得忍着,“那啥,我想说,你伤口别进水啊……”

丫才脑子进水!

砰~。

回应她的,是狠狠的一阵摔门声。

北冥陌几乎是逃离般的冲进了浴。室。

接着,房间里恢复原有的沉寂……

“扑哧”一声,顾欢颜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

谢天谢地,关键时候‘大姨妈’还真是给力啊!

扬着唇,她跳起来,哼着轻快的曲儿去了洗手间……

浴。室里,北冥陌站在喷头下,避过肩上的伤,拼命冲着凉水澡。

“该死的女人,给我等着!”

这件事的后续——

是以顾欢颜呼呼大睡为终结点。

关键是,这妞儿完全不介意身旁躺了谁,还灰常爷儿们地叉。开腿呈‘大’字型躺着。

睡得那叫一个舒坦啊~。

以至于墨爷咬牙切齿,瞪着这女人许久许久都难以入眠……

这算他此生过的最甜蜜却也最折磨的蜜月之旅。

墨爷愤愤着躺下了。

夜里,突然一阵笑呓轻柔地划过他的耳际。

他猛然睁开眼,才发现这女人不知道做了什么美梦,磨着牙笑得可欢了……

死死瞪着她,“算你狠!”

终于领悟到,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离死别;

而是最爱的你躺在我身旁,却不能占、有、你!

早晨,新一轮的太阳刚刚升起,万物复苏。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浅眠中的北冥陌。

他起身,沉着眉去了阳台接电话……

等他回到房间的时候,顾欢颜已经起身洗漱了。

“今天必须要回去了。”

“啊?”她牙刷还塞在嘴里。

“我父亲……中风了。”他有些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

她一愣,好端端的,北冥老爷子怎么中风了?随即,她咕噜一口水,吐掉满嘴的泡沫,“走!”

“……”他有些意外,“去哪儿?”

她牵着他的手就往里屋走,“收拾行李回a市啊!”

他看着她匆忙的样子,她的手心传来的温热,不知不觉温暖了他的心……

a市。

一下飞机。

立即感受到a市天寒地冻的冰冷。

这是与沙巴截然相反的气候。

却也在转眼间,冻结了她在沙巴的热情。

顾欢颜一时间不太适应,抱着臂弯瑟缩了一下。

北冥陌将自己的大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了她的肩膀上,“穿着,别着凉了。”

旋即,拉着她的手就往机场大门口走——

“等等。”她停住脚步。

“怎么了?”他拧眉。

“我们……还是分开走吧……”她下意识地从他大手里抽。出来,无名指的钻戒划疼了他的掌心。

“你在怕什么?”他眸子明显不悦,父亲的病情已经够让他焦心了,她还在别扭什么?

“我……”她迟疑地摇摇头,“你答应过我的,不公开我们目前的关系。”

又或者,她害怕被千夫所指。

“……”他沉着眉,掌心空落落的,余温瞬间被冰冷替代。

“北冥陌,你快走吧。你父亲还在等你呢。”她催促着,怕耽误他的时间。

他定睛看了她一眼,最终妥协,拉过她的身子,在她唇上印下一吻,“晚上我再去你那儿,等我!”

有些不舍地松开她的手,旋即,他迈开大步走了出去……

顾欢颜怔怔地望着他高大的背影,不知不觉红了眼眶。

明明,他是孩子的父亲,她是孩子的母亲。

却为何变成了如此不堪的关系?

“北冥陌,你若是真的爱我,为何又要娶菲儿呢……”

她呢喃,叹息,心渐渐灰冷。

刑火随后跟了过来,“顾小姐,那架红木钢琴我已经安排空运了,过两天就能送过来。”

“嗯,谢谢你,刑火。”顾欢颜狼狈地眨两下眼睛,怕刑火瞧见她的眼泪。

刑火停顿脚步,迟疑了一下,“顾小姐,你没事吧?”

“没……”她摇摇头。

“那我先走了。”刑火说着,转身就要追上主子的脚步。

“等等。”她匆忙喊了一声,“刑火,麻烦你提醒他记得给伤口换药……”

“我会的。”刑火点点头,离开。

顾欢颜裹着北冥陌的大衣,走到机场门口。

抬头,干冷的寒风扑面而来。

她呵了一口凉气,拦下一辆的士……

北冥陌的车子飞速抵达a市中心医院。

“二少,您终于来了。”王管家已经守在医院门口等了好一阵儿。

“老爷呢?”北冥陌一声不吭,下了车,径直往医院里走。

“老爷还在加护病房……”

“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中风了!”他沉着眉,语气里有着不容察觉的恐慌,春节前一天,父亲才打过电话给他。这才短短几日,怎就中风了?

“我……我不太清楚……”王管家摇摇头,“发现老爷的时候,老爷已经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了。”

“其他人呢?一家子人都在,就没个人知道么?”

“……”王管家答不出来。

北冥陌忍下怒火,急忙来到加护病房——

“墨……”江慧心泪眼婆娑,“你回来了……”

北冥飞远夫妇,默默守在g边。

北冥晏则摊在沙发上,闷闷喝酒。

当北冥陌看见病g上,戴着氧气罩,头发苍白的老人时,他心口一震。

才几天不见,父亲竟一病不起了。

北冥政天睁着眼睛,见到北冥陌,眸光闪动了一下。

然而,中风后,神经麻痹的脸却怎么也挤不出表情。

“……”老爷子想发出声音,却只能口齿不清地发出几个单音,“二……”

谁能想到,昔日老当益壮的北冥政天,如今已是风烛残年。

“爸,我回来了。”北冥陌哑着嗓音,紧丨握了北冥政天的手,“对不起,我来晚了。”

北冥政天忽然红了眼眶,抖着手,咿咿呀呀说不出半句话语。

却用眼神告诉了儿子,他等这一句充满诚意的‘爸爸’,等了太多年……

又或者,北冥陌这一声‘对不起’,使得他心生愧疚。

三个儿子里,他最偏爱老大,最g溺老三,最欣赏老二,偏偏,却也亏欠老二最多……

北冥陌深吸一口冷气,旋即朝在座的人低吼道——

“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没想到,去一趟沙巴,过了醉生梦死的几天,再回来竟有种已是人间数年的错觉。

究竟错过了什么?使得父亲突然中风入院?

“墨……对不起……是我的错……”江慧心突然哭出声来,“我要是早发现的话,政天不会是这个样子……”

北冥飞远站在一旁,低着头,唯唯洋洋地说道,“是我的错。过年这几天,爸爸高兴,拉着我喝了几杯小酒……”

砰!

突然,一拳打在了北冥飞远的脸上!

“啊……老公……”伴随着刘念的尖叫声,北冥飞远被北冥陌揍倒在地。

北冥陌恨恨地瞪着北冥飞远,“你明知道他血压高不能喝酒,你居然不劝阻他?北冥飞远,你以为他死了,你就可以分他一份财产么!”

北冥飞远吓得脸都青了,痛得嗷嗷叫,“我没有!是爸爸说他一直在吃药,喝两口没关系……更何况,爸爸很想念我妈妈,他拉着我聊聊天,我有什么错?!”

北冥飞远这一句‘爸爸很想念我妈妈’,无疑是踩中了北冥陌的痛处!

“住口!”北冥陌瞬间怒红了眼眶。

“怎么?你妒忌了吗?”北冥飞远擦拭了一下溢血的嘴角,“爸爸这一生最爱的女人,永远都是我妈妈!你,还有你——”

北冥飞远猛然指向江慧心。

“谁都取代不了我妈妈在爸爸心中的地位!”北冥飞远踉跄地站起身来,眸子的阴沉一闪而过,“爸爸最疼的始终是我!北冥陌,你永远只有嫉妒的份!就连你儿子的妈,也是我们亦枫玩过的女人……”

砰!

北冥飞远还未说完,一个拳头又砸向了他!

“你闭嘴!”北冥陌气得浑身散发着凛冽的寒意,“欢儿就算喜欢过北冥亦枫,也绝对是洁身自好的女孩儿!她没你想的龌龊!”

“哟!”北冥飞远冷笑一声,“怎么又欢儿了?你不是要娶你那个丑八怪菲儿吗?北冥陌,别说得自己那么高尚,你还不是一脚踏两船!”

北冥陌握紧拳头,眼看又要揍过去!

江慧心一把拉住了他,“别打了,墨……你爸爸看着呢……”

“……”北冥陌一怔,回过眸,看见父亲躺在病g上,神情焦急。

北冥晏放下酒杯,这才皱着眉头走过来,看了北冥飞远一眼:“大哥你也真是的,谁都知道老头最爱你丨妈,你有必要将这件事挂嘴上二十几年么?你不腻我都听腻了!有本事将你丨妈从棺材里挖出来,跟你丨妈哭诉去啊!”

“你……”北冥飞远气得脸色铁青。

北冥晏耸耸肩,然后又对北冥陌说道,“北冥二,整天收拾一条没牙的狗,你不累么?老头就是高血压犯了,刚好又遇上点刺激的事,一激就中了风,没嗝屁都算命大了!”

“晏晏!怎么这么说自己父亲!”江慧心瞪了北冥晏一眼。

北冥陌拧着眉,“什么刺激的事?”

北冥晏看了北冥飞远一眼,“我只知道,昨天傍晚,看见大哥从老头房里出来,夜里老头就中风倒地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北冥飞远叫道,“想要赖我吗?我出来的那会,爸爸还好好的呢!”

“好好的?”北冥晏嗤笑一声,“是谁在房里吵着要老头帮你把北冥氏的股份要回来?是谁吵着要独吞北冥家的祖屋?又是谁吵着要两千万替你还赌债?!”

北冥晏话音一落,北冥飞远顿时脸色黑青,刘念躲在北冥飞远身后,不敢吭声。

    上一篇: 第295章 玩一场婚姻的游戏2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97章 谁才是背后的鬼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yunke8.cn
    阅读提示:

    1.《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筱梦昕雨。十八岁她走投无路,一纸协议她成为代孕妈妈。谁知一胎双子,她不舍孩子,私心偷走一个宝宝。五年后,他是高高在上的富豪名人,身旁跟着一个俊俏的小男孩,那一刻,她才明白,她思念了五年的另一个孩子,原来就在他的身边……他将她禁锢,逼到角落,,温热的气息吹过她的耳

    2.《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筱梦昕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3.《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版权属于作者筱梦昕雨,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同时也为同样喜欢《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的书迷提供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