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玩一场婚姻的游戏2

来源: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更新时间:2019-03-15 09:38 

“我真没想到……墨竟然也会弹琴……”于慧洁眼角滑过泪光,“我记得他小时候,常常躲在角落里,听我弹琴。那时的我,身在北冥家,却像是坐牢那般。很思念锦城,很恨北冥政天,不喜欢墨……这些情绪每天都会交织在脑海,化作琴曲,从我指尖弹奏出来……”

于慧洁想起那些年月,就仿佛是弹指之间,一晃竟然过去这么多年……

“或许,墨那时也是受我耳濡目染吧……”于慧洁终于破涕为笑,“我以为,他应该是恨到见钢琴就砸呢……”

“……”顾欢颜幽幽叹息,走过来,坐在于慧洁的身旁,颤着指尖,跟随于慧洁的节拍,敲出一个低音,淡笑,“我觉得,他应该是恨你的同时,也很爱你……”

于慧洁双手一抖,敲错了几个音符。

眼泪淌过脸颊,于慧洁趴倒在钢琴上,泣不成声……

“欢欢……我好后悔……呜呜呜……我后悔当年那么伤墨……可惜太迟了,他永远不会原谅我了……永远不会再喊我一声妈妈了……”

顾欢颜眼眶红了,轻拍着于慧洁的肩膀,不知该如何安慰。

忽然觉得,北冥陌其实真的很爱很爱他的母亲,否则怎会有那么深刻的恨?

爱得越深,痛得越真,恨得也越深……

想起除夕那晚,他在她耳边呢喃的那句‘我爱你’,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那么,北冥陌——

你的菲儿呢?

你……是否也对她说过同样的话?

///

刑火看着眼前这架红木镶钻钢琴,不禁傻了眼。

“顾小姐叫我上来……就是要我将这钢琴从沙巴空运回a市?”

“当然!慧洁阿姨送的欸!红木啊!镶钻啊!还雕龙刻凤!这玩意儿不便宜呢!”顾欢颜眉梢都不挑一下,“更何况,这还是你主子的娘送的,你说珍不珍贵?”

“额……”刑火头皮有些发麻,“不是我不愿意,只是我怕主子会不高兴……”

“你说这里,除了你家二货主子,还有谁用得着这钢琴?”

“……”刑火摇摇头。

“那不就结了!”她果断说道,“运回去!我暂时先保管着……也许有一天,他们母子冰释前嫌了,这钢琴还有用武之地!”

“……”刑火木讷地睁着眼,只好应允。

北冥陌早早就在车里候着了。

顾欢颜和莫氏夫妇告别后,笑眯眯地坐进车里。

看着北冥陌板着个脸,“欸,北冥陌,再问你一遍,慧洁阿姨的密爱钻石,你到底扔了没有?”

北冥陌瞟她一眼,不悦地蹙起眉头,依旧是冰冷嫌弃的两个字:“扔了!”

顾欢颜啧啧两声,“你真是害人不浅,害我一辈子都欠着慧洁阿姨……”

他扬眉。

她接着又道:“不过算啦!反正自己儿子扔的,所以慧洁阿姨不会跟我计较的!”

他俊俏的侧脸,青筋隐现!

低斥:“我说过,我不是她儿子!我母亲早就死了!”

“ok!ok!冷静!”她吐了一口长气,“关于这个,我不跟你争执了!反正再讨论下去也没有结果……不过,北冥陌,对于你的童年经历,我还是很同情你的……”

“该死的,谁让你同情了?”墨爷怒喝!

其实,他心底对于这段经历是羞于启齿的。

毕竟谁希望自己是这样的身世呢?

“……”她仔细打量他一眼,忽然,伸出指尖轻柔地拂过他的眉心,“老皱着眉头,不好看呢!”

他微微一愣。

伸手抓。住她白。皙的手,“那就别老气我!跟我回a市,嗯?”

她咬了咬唇,绽放出一朵灿烂却又有些无力的笑容:“北冥陌,就算回去,也要等你的伤好一点了再说,行不?”

她的笑容,映入他深黑的瞳仁中,美得他猝不及防。

“你好像很希望将我留在这里……”他唇角微扬,“既然这样,那就顺便在这里度个蜜月吧?”

“蜜月?”她瞪大眼,心脏噗通跳漏了一拍!

他点点头,轻轻摩挲着她无名指的钻戒,眸光深邃,“每对新婚夫妇都会做的事情,就算我们在造梦,那就造得彻底一点吧……”

沙巴是马来西亚之旅中最令人心动的一站。

于是,这一场婚姻的游戏,在沙巴有了一个绝美的开始。

尽管北冥陌有伤在身,却毫不影响顾欢颜的热情。

她拉着他走过水上清真寺,领略过伊斯兰教的文化风采……

刑火则充当随身摄影师,不断捕捉他们甜蜜的画面。

“刑火,快给我们照相!”她亲昵地挽住北冥陌的胳膊,“我要这个水上清真寺的全景哦!”

咔嚓~。

镜头下,她巧笑倩兮,北冥陌却僵硬着一张英俊的面瘫脸,只不过,嘴角有着微微上扬的痕迹。

他们一起走过亚庇城的大街小巷,在各种。马来特色小吃面前流连忘返。

“北冥二货,你知不知道,有伤在身,吃海鲜会发的!”

“不管,我要你喂!”

“喂喂喂!”

“不是让你叫,是让你……”说着,他突然攫取了她的唇,当街一吻,“这样喂……”

咔嚓~。

刑火迅速捕捉了这个令人脸红心跳的瞬间。

好半晌,她用力推开他,气鼓鼓的,胀。红着脸,都不敢看路人投递过来的眼光了。

“北冥陌,你又吃我豆腐!哪有这样子喂的!”

他却眉眼深邃,洋溢着一抹戏谑,“瞧你,脸蛋红得像煮熟的‘虾’,就算吃了会发,我也要一吃再吃……”

说着,他作势又要亲下去。

“你……”她恍然大悟,这厮原来当她是海鲜了,说时迟那时快,她赶忙拿起一只大龙虾,往他嘴里一塞,“死色痞子!那就吃你的虾吧!”

“唔……”墨爷吃瘪。

咔嚓~。

又一张珍贵的照片停留在美好的时光里。

他们又去了世界最大的森林保护区,与婆罗洲森林人猿零距离接触。

“嘿,北冥陌,你看那只母猴子,朝你发。情呢……”顾欢颜发现新大陆似的,看见一只母猿猴冲着北冥陌搔首弄姿,对着他发出一种兴奋的叫声,他走到哪儿,它就追到哪儿,她大笑起来,喊道,“哈哈哈,原来猴界也钟情你这款男人啊?喂,母猴子啊,你怎么会看上他这种二货呢?眼光还真是不咋滴……”

北冥陌脸部抽。搐了一下,“那叫猿,不是母猴子!”

“猿猴不是一样的么?”她还傻呵呵地朝那母人猿挥手。

“你个小白。痴!”他扯了扯唇,“猴有尾巴,猿没有。虽然都属于灵长类,但人类属猿科,不属猴科!”

“咦喂,这么说,这只……母猴……额不对,母人猿跟你一类的哦?”她笑嘻嘻地挖苦道,“要不把你卖给这森林保护区,和母人猿作伴?”

他一记眼飞刀刺得她瑟缩一下,调皮地吐了吐小。舌头,拖着他的臂膀,“好嘛好嘛,不开玩笑了,咱们来照相,刑火——”

“在!”刑火举起相机。

咔嚓~。

一张顾欢颜笑靥如花,北冥陌脸部阴沉,母人猿兴奋挥手的照片成形……

他们还一起观赏了世界上最大的花卉——莱佛西亚花。那花儿美得令人惊叹。

“欸,北冥陌,你单独来一张!”

“不要!”他拒绝。

“理由呢?”

“太娘!”一个大男人在一片花海中照相,像话么?

“矮油,来照一张嘛!这就叫‘花花公子’,懂不?”她呲牙笑着,死拖硬拽地将他推到花海中央——

咔嚓~。

墨爷此生在一片花海中留下了最娘儿们的影像。

真是,花比人艳,人比花……娇,额,傲娇。

大海,似乎与这个城市密不可分。

无论走到哪儿,总是能看见蓝天白云下的碧波大海。

于是,浮潜就成为他们不必可少的游玩项目。

顾欢颜穿着潜水服,戴着潜水面罩和一个氧气管,被扔进了海里。

没多久,刑火带着水下摄影机,也跟着跳下去了。

海面下壮观的世界里,住着一群色彩斑斓的住客。深深吸引着顾欢颜的目光。

经典动画片《海底总动员》里面的主人公,红黑白相间的小丑鱼——尼莫,此刻就真实地在她眼前晃来晃去。

还有那些美得令人目不暇接、却因为含毒所以不能触碰的各种水母……

还有藏在珊瑚里小巧机灵的七彩水蜗牛……

咔嚓~。

咔嚓~。

她在海面下与各种海洋动物留下欢乐的合影……

只可惜——

北冥陌因为受伤,不能下水,只能呆在船板上,死死瞪着海平面!

“哟荷……”

终于,顾欢颜良心发现,从水面下钻了出来,摘下面罩,游到船边。

“刑火,来,给我们合个影。”

咔嚓~。

一张顾欢颜穿着潜水服浮在海面上, 青年北冥陌坐在船板上吊消炎水的诡异合照成形。

沙巴只要有美景的地方,就必定留下他们的足迹……

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一晃而过,从不为谁停留。

不知不觉,天色已近黄昏。

顾欢颜坐在车里,闭着眸,头侧靠在北冥陌的肩膀上,进丨入了梦乡……

这段日子北冥陌就像铁打一般,从未感到过疲倦。

一行三人回到了酒店。

车子停稳,刑火先行下车。

北冥陌将已经睡着的顾欢颜横抱下来。

“主子,您有伤,还是我来吧!”刑火说道。

然而,却也意料主子会拒绝。

北冥陌隐忍着肩胛骨的疼痛,执意将她搂在自己怀中。

“嗯……”顾欢颜轻轻的哼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醒了?”北冥陌的声音透出一丝温柔。

顾欢颜的整个身体就像散了架一样,像个小猫儿般往他怀里凑近了些。

这些日子她始终贯彻了一个中心思想:上车睡觉,停车撒尿,下车拍照,回酒店睡觉。

“我们去海滩,好不好……”她轻喃。

北冥陌脚步一顿。轻柔的允诺,“好。”

刑火一愣。

这都已经到酒店了,顾小姐一说去海滩,主子抱着她二话不说就折返车里。

刑火看着车子‘咻’的一声驶离酒店。

惊讶得半晌都说不话来,主子……真的很g顾小姐。

北冥陌抱着顾欢颜来到海滩,清新的海风吹拂着她的丝丝发梢。

顾欢颜侧过头。

远处的地平线与蓝天相接,悠闲飘荡着的白云,海面上轻翔歌唱的海燕,交汇成天地间大美的乐章。

她懒懒地依偎在他臂弯里,笑问,“你不觉得,沙巴的海滩比a市的要美很多吗?”

他轻拥着她,下颚抵在她的头上,眺望远方。

夕阳染红了满天云霞,染红了近处岸礁。海面上飘着的帆船犹如缀满金鳞,大海此刻披上了一层玫瑰色。

的确很美。

可他却觉得,“不如a市。”

“啊?为什么?”

他指节轻轻勾起她的下颚,唇角挑起一抹邪。恶的暧丨昧,“因为那个海滩,有你……”

望着他在红霞映衬下越发英俊的容颜,她的心跳漏了一拍。

猛然想起两年多前,他生日那晚,和她一起在海滩缠。绵的情景……

也就是那晚,他送给她此生最美好的礼物——小丫头。

同时也是她和他最后一个温柔的夜。隔天她便带洋洋飞往了澳洲。

从此,他们便背道而驰,他恨极了她……

顾欢颜喉头忽然有些发紧:“北冥陌,你说,那晚后会送我一个礼物,是什么?”

“……”他沉默了稍许,眸光覆盖一层淡然的忧伤,轻柔地吻过她的面颊,低喃,“已经没有了……”

在他得知她抛下他,和北冥亦枫私奔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将那幅要送给她的壁画,毁得彻彻底底!

虽然最后才明白,她原来是携子潜逃,却依然令他怒不可遏!

原来她还欺骗了他那么多那么多……

“对不起……”她忽然说道。

他神经一紧,下意识将她搂入更深的怀里……

柔和的海风带着一层层的海浪轻柔的拍打着沙滩,海滩上的男男女女在那抹红霞里尽情嬉戏。

这一刻,他们谁都不再说话。

似是有着共同的默契,不愿意因为过去的伤痛怨念而破坏此刻的美好……

不得不承认,北冥陌这一场梦造得相当成功。

就连她都差点迷失其中,无法自拔……

而她的心情,就犹如落日这般,夕阳虽好,却近黄昏。

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美好,都随着一个月的期限,在一分一秒消逝。

脑海闪过小丫头稚。嫩的笑脸儿,她心里默默念着——

对不起,北冥陌,原谅我还有个小小秘密,不得不瞒你……

夜晚。

回到酒店,她在他的臂弯里沉沉睡去……

迷蒙中,她忽然感觉有东西在她心口蠕动来蠕动去,轻轻的,痒痒的。

“嗯……”她轻哼一声,下意识地挥手拍过去。

啪~。

“咝……”一股抽气声响起。

她反射性地睁开眸眼,伸手拧开灯——

这才看见伏着的竟然是北冥二货这厮的脑袋!

一阵凉意拂过,凉飕飕的!

“北冥陌!你个臭男人竟然偷袭我!”

她赶忙拉紧睡袍,不露半分。

挪开身子不让他靠近。

一副‘防火防盗防北冥陌’的表情!

“欢儿……”北冥陌睁着魅惑的眸眼,轻喃着,“我想要……”

“不行!”她义正言辞,就算沉溺在他的眷g里,也绝不代表她不清醒,她不是他的妻!

“我刚刚查过,你已经干净了……”他又朝她挪过去一点。

她往边上退开一点。

脸色一囧,“混蛋,你竟然……”偷查她!而她竟然忘记要垫个卫生棉了……

“欢儿,别抗拒我……”他伸过臂膀,强行将她搂入怀中。

却被她挣扎间,扯痛了伤口,“咝……疼……”

她吓得手一缩,“扯痛你了?”

谁叫他的伤,是替她挡的呢。

更何况,这个女子还是他用尽心思揣在怀里呵护的人儿。

她神经一紧,“那你对你的菲儿呢?”

一时间,气氛陡然凝滞。

他下意识地深拧眉头,沉凝着默默看她一眼,“对她,和对你远不一样!”

至少,他连牵菲儿的手的冲。动都没有,更何况是其它的碰触。

她心里苦笑,是啊,对菲儿他是明媒正娶,对她却是偷鸡莫狗的替婚。

“北冥陌……”她颤着嗓音,问道,“……跟我那样之后,你还碰过其她女人吗?”

像是意识到这个问题很傻,她赶忙又道,“算了,就当我没问……”

说着,她挪开身子,想转身背对他,却被他抱得更紧——

“没有!”他几乎想都不想,脱口而出,“你知道我有洁癖……你知道我只喜欢你的味道……你知道我有多想占据你……欢儿,你应该知道……我想爱你……”

他温柔的嗓音,撩着她的神经末梢……

咕咚一下,她防备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冲开了一个缺口——

一寸一寸,怜柔而g溺。

“……”她被动地闭上眸,心口震动。

尽管知道,他每一次说‘爱’,都是在这样的关头,可她仍是会止不住地沉迷……

    上一篇: 第294章 玩一场婚姻的游戏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96章 属于我们的秘密爱情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yunke8.cn
    阅读提示:

    1.《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筱梦昕雨。十八岁她走投无路,一纸协议她成为代孕妈妈。谁知一胎双子,她不舍孩子,私心偷走一个宝宝。五年后,他是高高在上的富豪名人,身旁跟着一个俊俏的小男孩,那一刻,她才明白,她思念了五年的另一个孩子,原来就在他的身边……他将她禁锢,逼到角落,,温热的气息吹过她的耳

    2.《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筱梦昕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3.《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版权属于作者筱梦昕雨,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同时也为同样喜欢《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的书迷提供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