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玩一场婚姻的游戏

来源: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更新时间:2019-03-15 09:37 

一边说着,她一边就要开灯,检视他的伤口。

却被他阻止了,紧紧抱住她,哑着嗓音,“欢儿……还好你没事……”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震得她心尖一紧。

鼻子忽然有些发酸,她从他的身上爬下来,依偎在他身旁,思忖了许久,才终于问道,“北冥陌……为什么要帮我挡子弹?你知不知道这样做,随时可能一命呜呼?”

他轻吻了吻她的额头,粗粝的指腹拂过她脸颊,“没想那么多,反正就这么做了……”

“……”她身子微微一颤,瞬间红了眼眶,手指绞住,闷闷道,“北冥陌……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毕竟我们不过是玩一场婚姻的游戏……”

他的手紧了紧,似是想要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我既然要你像妻子一样对待我,那么我会尽可能地像丈夫那样对待你……欢儿,我说过,我是认真的……”

或者,这辈子从未这么认真过。

她的心因为这句话,仍是无可遏制地跳腾起来……

这样一个冷酷无情的男子,却在最紧要的关头死命护你,老实说,不感动是假的。

可是,这样的感动,总会让她心生不安……

她害怕再跟他继续这个话题,亦或是她真怕自己,会真的死在这座替婚的坟墓里,一个月后就再也爬不出来。

忍着心酸,她赶忙转移话题——

“北冥陌,你真的不原谅慧洁阿姨了么?我看得出来……她这些年过得很辛苦……”

“……”他沉默了,身子明显紧绷起来。

她接着说,“其实,站在女人的角度,我多少能理解她……虽然她当年抛下你的举动确实狠心,可是打个比方,一个女人被人强。奸后,还怀了孕,你觉得她不痛苦么?她本来就有相爱的男人,一夕之间,幸福被摧毁了,这种滋味……想必很难受吧……”

“……”北冥陌依旧沉默,顾欢颜仿佛能感觉到他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冷意。

她下意识地抱紧了他。

“不是!”他突然说道。

“啊?”

“是我父亲醉酒,因为对亡妻思念过度,在婚后强行占有了她……”他声音有些清冷,僵硬地解释。他着重‘婚后’两个字,言下之意,是于慧洁本来就没有尽到做妻子的义务。

可是,他又痛恨父亲!

于慧洁不爱他,为何他还偏偏要娶?

“可慧洁阿姨不爱你父亲啊……这样做,不等于是让她更恨你的父亲么?”她叹息,“她或许做了错事,虽然我不知道她的手是怎么断的,虽然也不知道为何你说她要杀你……可是北冥陌,你恨你母亲的同时,自己的心不也在难过么?”

她永远记得,两年前的那晚,他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告诉她,那日是他母亲的忌日,那种悲伤是骗不了人的……

却回过头,才知道这个男人,根本就知道自己的母亲还在生,却宁愿当她死了。

可即便是当她死了,为何在她‘忌日’的时候,又那么难过?

这个复杂的矛盾的男人,他对于慧洁的感情,想必是爱恨交织的吧?

“那么北冥老爷子呢?他才是错的那个源头吧?”她轻叹,“你对慧洁阿姨公平一点……”

“他替我挡了一刀。”他半晌才闷闷吐道。

“啥?”她一愣,“谁帮你挡了一刀?”

“我父亲……”他嗓音忽然有些沙哑,“在那个女人挥着刀子要刺我的时候,他挡下来了……”

顾欢颜震惊……

难怪北冥陌没那么恨自己的父亲。

想来,人生就是这么的复杂吧?

感情之事百转千回。

明明最开始做错的北冥政天,却能得到北冥陌的原谅,虽然他依然怨着他父亲。

而一开始就是受害者的于慧洁,最后却成为最残忍的那个人……

“慧洁阿姨怎么会……”顾欢颜哑着了,怎么会拿刀子刺自己的儿子?

她不禁唏嘘。

替北冥陌悲哀,也替于慧洁感慨。

北冥陌痛楚地闭上眼睛,沉着眉头,下颚抵在她的头上,轻轻摩挲着,呢喃,“不要再提那个女人了……欢儿,明天我们就回a市。”

“明天?”她一愣,有些措手不及。

“嗯……”他淡淡应着,语气却很坚持,“我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多一秒都不想。”

可不知为何,她宁愿他留下来。

将脑袋往他怀里蹭了蹭,鼻音咕哝道,“再多留几天好不好……起码也要等你的伤口愈合一些再说啊……”

这个男人,自从来了沙巴,自从提出要她替婚的要求后,并没有她想象中的可怕,反而——

温柔得令她彷徨。

她忽然有些眷恋他这样的温柔,这般的g溺。

就好像他们真的就是一对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小情侣一样,虽然虚幻却很真实……

让她感动得想哭……

“北冥陌,谢谢你……”

她沙哑轻喃,是感谢他的温柔,也是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所以她才会破例带小丫头过来,即便是不能让他听见看见,那些被他形容成小章鱼的、来自小丫头的吻,却是最真实的。

却不料,这厮轻佻一句——

“感谢我,就以身相许吧……”

啪!

她一掌就拍开了他!

“北冥二货!你个死色胚子!丫死性不改啊!”

……

(温馨小提示:母亲忌日这个剧情在本文第78章提过,额滴神, 到底是埋了多少雷啊……本人都不记得鸟(☆_☆),不过木有关系,大家都看得懂哈^_^)

“呼唤你妹啊!”

她翻个白眼,手指像是触到电那般,猛然缩了回去!

这个该死的男人,能不能给她正经点儿,啊?!

“欢儿……”他沙哑的嗓音里,一脸赖皮。

“别给我装可怜!”

“疼……”他咕哝一声,浮夸的死相。

“伤口疼了?”她神情一紧,谁叫他是为了她才受伤的?

“嗯……”他虚弱地轻哼一声,趁机又将她搂紧了一点……

怀里抱着她的感觉真好。

“那我起来,给你看看伤口……”

“不要了……”他鼻音很重,“亲。亲就好了……”

“……”

沉寂了好半晌,顾欢颜才低吼,“该死的混球,你又给我死装……”

“欢儿……”他柔情无比的喊了一声。

“干嘛!”她没好气地哼道。

“唔……”

唇,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落了下来,温柔地细密地覆盖上她的。

真的好像一场梦啊。

她闭着眸,有种不踏实的幸福感。

沙巴的夜,很暖。

暖进心窝……

早上,顾欢颜半边身子还吊在g边,慵懒地睡着。

迷迷糊糊中,她好像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

“墨,你真决定要走?就连自己的伤势都不顾及一下?”

顾欢颜听到这句,猛然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于慧洁那张内疚纠结的脸庞。

“呀……慧洁阿姨……”顾欢颜惊愣地叫了一声,身子腾然一下——

咕咚。

重心不稳,跌了个狗吃。屎。

一旁已经穿戴整齐的北冥陌,赶忙绕过g头,走过来,扶起跌落在地的顾欢颜,柔声问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顾欢颜扬眸,这厮不知打哪儿来的新衣裳,人模人样的,看了就来气!她忍不住翻个白眼:“你是铁打的么?伤还没好,这是准备去哪儿?病人就要有病人的样子,你听话一点不行吗?”

她抖了抖自己皱皱巴巴的衣服,眸子里有着担忧。

这厮还真是固执得像头牛。

“回a市养伤也是一样的。”他微微蹙了蹙眉心。

转身,将领带拿过来,递给她,王者姿态般的命令道,“给我系。”

她愣了一眼,脸颊顿时一热。

他怎么可以当慧洁阿姨是空气!

看了看他幽深璀璨的眸眼,她竟然无法拒绝,愣愣地伸出手指,接过来,将领带绕到他的后颈上……

等等……

顾欢颜的余光似是还扫到一个人影!

“呀……”她低呼一声,抓着领带的手也反射性地用力一扯,“刑火你怎么也在这里?一声不响的扮幽灵啊?别这么瘆人好不好!”

刑火一脸尴尬:“顾小姐,我也是刚到,给主子送衣服来的。”

“咝……”北冥陌冷抽一气,眉心紧锁。颈后的皮肤,连带起肩胛骨的肌肉,被生生扯疼了。

她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松手,“是不是扯痛你的伤口了?对不起啊……”

“你就不能温柔一点么?”他无奈地瞟了她一眼,只好将领带抽回来,不再指望她,自己给自己系上。

看来要像个小妻子一样伺候丈夫,这个女人明显有差距啊。

他这话说得顾欢颜有些难为情!

毕竟当着慧洁阿姨的面儿,多不好意思啊……

她噘了噘嘴,蹦跳起来,拍了拍褶皱的衣裳,“慧洁阿姨,真是抱歉,让你看笑话了……”

于慧洁摇摇头,微微笑了笑,“傻孩子,看到你和墨这样甜蜜,阿姨替你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甜蜜?”顾欢颜扯了扯嘴,偷偷瞄了一眼阴沉着脸的北冥陌,“那个,我和他不是慧洁阿姨你想的那样啦……”

“呵呵,阿姨看得很清楚。”于慧洁上前轻轻。握起顾欢颜的手,“欢欢,我劝不动墨……看来他是非走不可了……你答应我,好好照顾他,好吗?”

于慧洁知道,无论怎样都得不到墨的原谅,虽然心伤,却也是意料之中的结果。

顾欢颜垂眸,看了一眼于慧洁的双手,不禁替她心酸,点点头,“慧洁阿姨放心,他的伤也是因为我造成的,我会好好看着他的!”

这话,却惹来北冥陌的白眼,这女人敢情就是因为对他愧疚还是怎么?听着像是报恩似的!

他不喜欢这样!

“那阿姨就放心了……”于慧洁微微松了一口气,朝北冥陌小心翼翼地说道,“墨,你可不可以稍等一下?我有东西要送给欢欢。”

北冥陌拧着眉心,瞥了顾欢颜一眼,然后看了一下腕表:“二十分钟。”

“……”顾欢颜瞪着这厮,有必要弄得这么冷酷严苛么!

二十分钟后墨就要离开了……于慧洁有些失落……勉强笑了笑……

///

正当顾欢颜准备跟着于慧洁离开之际——

余光不经意间,扫到刑火的举动……

她倏然一震!

“主子,这个枕头脏了……”刑火将枕头拿起来,上面一小块干涸的水渍,映入北冥陌的眼帘。

北冥陌眉心一蹙,伸手,要去拿刑火手中的枕头。

顾欢颜吓得魂飞魄散……

“呀!脏了就拿去扔掉啊!”她眼明手快地冲过来,正要抢走枕头的时候!

完、完蛋了……

北冥陌这厮居然快她一秒夺了过去!

瞪着枕头上的水渍印迹,眼神有些纠结,表情有些沉凝,抿了抿唇,强忍着洁癖因子,凑过去,闻了闻——

“顾欢颜!该死的你还敢说这不是狗尿?!”

墨爷要疯了!

难以置信,他这么洁癖的人,居然睡在狗尿过的枕头上,还过了一晚上!

咝……

他倒吸一口冷气,头皮一阵发麻。

想着想着就有种要冲进浴。室洗澡的冲动!

顾欢颜皱巴着脸,心忖:久久呀久久,你个小丫头做了坏事就连证据都‘久久不散’!让麻麻也跟着提心吊胆儿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啊……

顾久久,这个名还真是没给你取错!

“那个……那个啊……”她吱唔着。

“那个可能是别馆的清洁佣人没注意呢,真是抱歉……墨,枕头还是我拿去扔了吧……”于慧洁替顾欢颜解了围,走过去要接枕头。

她刚摊开假手,谁料,枕头从北冥陌手中脱落。

应声落地……

于慧洁僵硬了一下。

气氛有丝尴尬的凝结!

顾欢颜赶忙蹲下。身,捡起地上的枕头,咕哝道:“真是的,一件这样的小事情老是踩着不放……狗尿就狗尿嘛,又不臭……”

其实她想说,小丫头的童女尿欸,古时候的人练神功想喝都喝不来呢!

额,好吧,现代人都不喝了啦,可有必要嫌弃自己的女儿到这种地步么?

更何况小丫头还这么这么小!

“你再念叨试试看!”他咬牙。

顾欢颜噘嘴噤声。

于慧洁摇摇头苦笑,“欢欢,你跟我来吧。”

“哦!”为避免扫到台风尾,她抱着枕头,赶紧跟在于慧洁的身后……

出了门。

于慧洁看了看四周小声问道:“这枕头是怎么回事?”

“额……昨晚久久被北冥陌吓尿了,所以不小心……”顾欢颜也谨慎的小声答道。

“小久久吓尿了?”于慧洁蹙着眉头,不解。

“唉……”顾欢颜叹息一气,“这事儿说来话长……慧洁阿姨,刚刚谢谢你!”

于慧洁认真地看了顾欢颜一眼,“孩子,墨是真的很g你。你决心要瞒久久的事瞒他一辈子么?”

“……”顾欢颜迷茫地摇摇头,“我不知道……可是慧洁阿姨,我不想失去久久……”

“失去?”于慧洁更是不解,“你是她的妈妈,况且你很爱那小丫头,又怎会失去她?呵……像我这样的母亲,才会失去自己的孩子吧……”

“……”顾欢颜忽然有些伤感,“对不起,慧洁阿姨,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我和北冥陌之间,没有你想象的简单……虽然现在看起来,他是很g我,可谁能保证,他能g多久呢?”

她不敢说的是,一个月的期限,只剩27天了。

“……”于慧洁不再说什么,转身上了楼。

来到别馆的二楼。

顾欢颜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空旷的玻璃屋子……

屋子中间,就只摆放一架红木镶钻的三角钢琴!

于慧洁走到钢琴旁,轻轻掀起一尘不染的钢琴盖,可见她有多爱惜这琴。

“欢欢,这就是我要送你的礼物……”

“慧洁阿姨……”顾欢颜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喊道,“这太名贵了……况且我又不会弹钢琴……”

猛然,她想起了什么!北冥陌会弹啊!

“不会弹没关系的……”于慧洁微微笑了笑,假手抚在钢琴上,按出一个一个跳跃的音符,“将来留给久久也是一样……”

“……”顾欢颜看着于慧洁对钢琴怜惜却又无可奈何的神情,不禁小心翼翼地问道,“慧洁阿姨……您也很会弹钢琴,是吗?”

于慧洁愣愣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是啊……我从小就弹得一手好琴……只可惜现在,怎么弹,都弹不出当年的味道了……”

一个钢琴手,失去了一双手,会是什么感觉?

顾欢颜体会不出来,只知道那一定很痛苦。

顾欢颜鼻头一酸,拉着于慧洁的假肢,“对不起……”

“傻孩子,平白无故跟我道歉做什么?又不是你的错……况且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已经习惯了。”

“其实……北冥陌也会弹钢琴呢,还弹得很好……”

于慧洁手指一顿,愣怔,随即欣喜,“真的?”

顾欢颜点点头,她有时候真的不懂北冥陌。

如果他真那么恨自己的母亲,那么他不应该弹钢琴才对!并且会恨到碰都不碰!

可见,这个男人真是个矛盾体啊!

    上一篇: 第293章 孩子他爸,别给我翘辫子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95章 玩一场婚姻的游戏2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yunke8.cn
    阅读提示:

    1.《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筱梦昕雨。十八岁她走投无路,一纸协议她成为代孕妈妈。谁知一胎双子,她不舍孩子,私心偷走一个宝宝。五年后,他是高高在上的富豪名人,身旁跟着一个俊俏的小男孩,那一刻,她才明白,她思念了五年的另一个孩子,原来就在他的身边……他将她禁锢,逼到角落,,温热的气息吹过她的耳

    2.《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筱梦昕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3.《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版权属于作者筱梦昕雨,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同时也为同样喜欢《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的书迷提供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