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爸爸已死,儿子烧纸

来源: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更新时间:2019-03-13 14:09 

怕他食言,她赶紧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此时,刚刚在北冥家因为灵位事件闹得不愉快的北冥陌,看到她的短信,眉头愈发深锁了……

孩子们即将入住,顾欢颜一想到这个就忍不住唇角上扬。

她不知道北冥陌为什么最后肯妥协了,只想着晚上应该给孩子们做一顿丰富的晚餐,还得给他们添置新g新被子……

还有日用品什么的……

于是她赶紧出门去超市购物。

偌大的超市里,人来人往,偏偏有时候,不想遇见的人,总是能在不经意间碰见!

“欢欢?”

一道熟悉的嗓音自顾欢颜身后响起,带着一丝试探。

顾欢颜反射性地回眸——

随即脸色一沉。

她没想到,时隔两年,居然会在超市里再次遇见于芬!

只是,于芬这两年老得厉害!

容颜也明显苍老憔悴了许多。

一身打扮,甚至比从前更加朴素。

“欢欢,真的是你……”于芬情绪有些激动。

顾欢颜下意识的拧眉,两年前北冥陌为了报复她偷走洋洋,不是公开宣布收购顾氏,让顾安琪和于芬母女重回顾氏掌权么?

怎么看于芬,像是境况不好的样子?

那些从前不堪的往事,一幕一幕浮现眼前,还像昨天发生的一样,那么清晰。

清晰到,她永远也忘不了,自己倾尽所有付出的母亲,原来一直当她是一颗棋子来利用!

顾欢颜随即板起脸,冷淡地吐了一句:“我不认识你!”

转身,她推着购物车就要离开。

“欢欢……”于芬急忙上前拦住她,“对不起,我知道你不想再看见我……可是……可是我也没多长时日了,这两年来,我一直不断回想我们从前的日子……越想我就越后悔……欢欢,是我对不住你……”

于芬说着,眼泪就潸然落下。

顾欢颜只觉得心冷,瞥了她一眼,扯唇冷笑:“又开始做戏了吗?看着你哭的样子,我觉得真恶心……”

曾经,她就是被于芬那些眼泪所蒙骗。

曾经,她就是为了这样一个女人,牺牲了她的所有。

若没有于芬,她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虽然她不后悔生了北冥陌的三个孩子,可如果命运重来一遍,她一定不会选北冥陌!

她宁愿选她的白月光……

“欢欢……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了……两年前,阮素萍的案子,害你无辜被羁押,我……我对不住你……后来知道是北冥陌救了你,我的心才好过一点……可没想到没过多久,北冥陌又突然宣布收购顾氏,让安琪回去掌权,我当时很意外,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后来,我在新闻里看见你和北冥陌打官司争子,那时才明白……原来洋洋的父亲就是北冥陌……欢欢,你知道我那时心里有多难受吗?我想起七年前,我病重在g,顾家所有的人都弃我不顾的时候,是你一直对我不离不弃……”

“我那时才知道,原来当年你突然有钱替我治病,是因为你替北冥陌生了孩子……欢欢,是我欠了你啊……”于芬哽咽着,继续说道,“后来,我又听说你出国了……北冥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安琪掌权顾氏不过几个月的时间,他就疯了似的将我们母女赶出了顾氏,并且在业界封杀了我们……这两年来,我们走投无路……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安琪她爸又跟人学会了贩。毒……还带坏了安琪……我真不知道哪天,他们父女俩会不会死在毒粉里……欢欢,这两年来,我每一天都活在悔恨里……我每每看到他们吸毒的癫狂样,我就想起和你和洋洋在一起的那些快乐的小日子……欢欢……是我不珍惜……是我当年太执着想要做回顾太太,太执着想认回安琪这个女儿……才会一错再错……”

“别说了!”顾欢颜冷冷打断于芬的话语!

那些从前,她已经不想听于芬再提及了!

“不……欢欢,我求求你听我说完……我这两年病又复发了……这次,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人家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怕我到死那天,都没机会跟你道歉啊……”于芬满脸都是悔恨的泪水……

顾欢颜寒着脸,推着购物车的指尖苍白,“可我不想听!”

于芬激动地跪下来,痛哭流涕,甚至还引来其它超市顾客的旁观……

“欢欢,我不敢求得你的原谅……我最近睡觉老是梦见我们在美国的时候,洋洋喊着我姥姥的日子……只有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才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啊……我的心灵一直备受煎熬,欢欢,毕竟你喊了我那么多年的妈妈,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想着自己曾那样利用你,我就悔恨不已……我只想亲口对你说一声:对不起……起码我的良心会好过一点……”

顾欢颜指节颤抖,瞪着于芬,“如果你真想让自己的良心好过,就指出谁才是杀阮素萍的凶手!”

于芬脸色一白,如鲠在喉……

“呵……你还是做不到!你还是在维护顾安琪!”顾欢颜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于芬始终还是无法大义灭亲,她冷冷地嗤笑一声,“你的道歉实在太苍白,我不稀罕!!”

说完,她推着购物车,快速穿过围观的人群,离开……

身后,仿佛听见有人在喊:“哎呀,这位大婶昏倒了……”

顾欢颜神经一紧,推着车子却走得更快了……

顾欢颜提着几大袋东西,从超市里出来。

直至确定自己再也看不见于芬,她才靠在超市外墙上,虚脱了那般……

隐忍的眼泪不经意地滑过脸颊。

她捂着心口,疼痛一如往昔。

她并非可怜于芬,而是为过去那些不堪的曾经,再一次心痛罢了……

只是,她没想到北冥陌最终还是封杀了顾安琪他们……

她以为他恨她的程度,应该会让顾安琪母女活得更好才是!

听着于芬讲述他们两年来穷困潦倒的生活。

听着于芬讲述自己重病复发。

顾欢颜冷笑一声,人往往都是这样,失去了才知道从前的美好。若不是这样,于芬会醒悟么?

可她醒悟得太迟了!

有些伤害一旦造成,就会是一辈子的创伤。

无论怎么抚平,那个疤痕依然还在!

她就睁大眼睛,看他们顾氏一家有什么下场!

指尖拂过脸颊的泪水,深吸一口冷气,告诉自己:“顾欢颜,那些都已经过去了!从今往后,你要为自己而活!”

直起腰杆,她迈开大步,扬起唇角,迎接即将有孩子们的人生……

a市第一贵族学校门口,停了一辆黑色轿车。

时逢放学。

程程背着书包从学校里走出来。

洋洋在后面和几个小女生追追跑跑打打闹闹。

北冥陌坐在车子里,看着这一幕,脸色不禁又黑沉下来。

刑火赶忙从驾驶舱打开车门,走上前去接两位小少爷。

“咦,刑火大叔,肿么今天来接我们的是你?”洋洋一边和那些小女生挥手拜拜,一边问刑火。

程程随即看见路边的那辆车子,爸爸坐在里面。

“我是来接二位小少爷去另一个地方的。”刑火回道。

“去哪里?”洋洋不解。

“去顾小姐那里……”刑火答得顺溜,因为他知道唯有这样回答,两位小少爷才不会排斥和主子同车。

“哇啊,是去妈妈那里吗?太好了!”洋洋立马眼睛放光。

“真的?”程程有些小激动。

“是的,二位小少爷请上车吧……”

刑火话音才落,便见洋洋瞟了一眼路边的车子。

皱起小眉头:“死鸟老爸也在?他也要去妈妈那里吗?”

刑火回头看了一眼车里的北冥陌,“额……是的……”

“为什么?他已经有他的怪阿姨了,干嘛还要和我们抢妈妈?”

刑火顿觉头大,看着洋洋,“那个……不如洋洋小少爷上了车,自己亲自问吧?”

“哼!才不要!”洋洋明显还在气头上,“刑火大叔,我们坐另外的车子去妈妈那里,你带路!”

“这……”刑火为难地转头,看了看北冥陌。

回头,程程已经扬起小手,拦下了一辆的士。

洋洋不给刑火反应的时间,两个小包子,腾地一声,冲进了的士车里……

刑火愣怔一下,只好对的士司机说,跟上他开的那辆黑色轿车。

等回到车子的时候,北冥陌大概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主子……”

北冥陌扬了扬手,示意刑火不必解释了,“我知道。开车吧……”

刑火发动车子。

后面的的士车随即跟了上去……

父子三人抵达顾欢颜的租屋时,已是傍晚时分。

顾欢颜早已备好了一桌家常小菜。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

她激动地跑上前去开门,“哈罗,我的宝贝们……”

却没想到,刚扬起的笑容,在见到北冥陌那张千年冰山脸后,瞬间僵化。

“怎么是你?孩子们呢?”

北冥陌冷脸抽了抽,这女人就不能对他友善一点么?

他幽怨地瞥了她一眼,“为什么不能是我?你别忘了,没有我,你生得出孩子么?”

她狠狠白了他一眼,嘲讽道:“那你生得出来?有本事你自己犁田自己撒种自己孕育啊!反正你北冥二少不是声称没有做不到的事么?”

他面部扭曲了一下,语塞。

这世上还真特么有很多是他做不到的事!

至少怀胎十月是他永远不可能做到的!

狠狠瞪着这女人,他要有本事生,他犯得着当年找代。孕的女人么?

不过,北冥二少可不会认输,装十三装惯了,即使吃到鳖也还会装作清高孤傲的男神样子。

一身不食人间烟火的傲慢!

他扯了扯削薄的冷唇:“想见他们,可以!孩子们只能跟我住一起,要么你搬过去,要么我带他们搬过来!”

他言下之意是,无论如何,他都要挤在她和孩子们中间!

她杏目圆睁,低吼道——

“北冥陌!你到底什么意思,啊?我和孩子们之间凭毛要多一个你?凭毛啊?”

他依旧高傲地挑挑眉,醇厚动听的嗓音,说的却是混球话——

“凭我是孩子的爸,凭我是他们的法定监护人,凭我北冥陌是你第一个男人!”

他这一句第一个男人,说得就好像自己是古代的君王,她便是那个进贡给他的妃子,仿佛他肯临幸她,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那般!

“去你妹的第一个男人!”

她气得一咬牙,随即转身走到鞋柜旁,抄起一只今天在超市新买的鞋拔子——

重点是,超大号、铁质的鞋拔子!

“你信不信我一鞋拔子抡死你个人渣?!”

他脸色一僵,死死瞪着她手中的鞋拔子,基于之前被她用鞋拔子砸后脑勺的惨痛经历,以至于他现在仍有鞋拔子后遗症!

只要一看到鞋拔子,后脑勺就不自觉地抽起筋来……

咝……

他低冷吸气。

“该死的女人,你存心跟我作对是不是!你居然又买了新的?”

她挥了挥手中的鞋拔子,耀武扬威,好不得意:“嗯哼!除非你下令封杀a市所有的鞋拔子!不过,我也会想着办法从世界各地网购回来的!北冥陌,你要是不把孩子们还给我,我就天天用鞋拔子抽你,抽死你丫……”

说时迟那时快!

她就真的抡起手中的鞋拔子,朝他挥了过去——

“顾欢颜!”他咬牙低吼一声,旋即反射性地一躲!

她不死心,再次抡了过去……

却被他一个反手,将纤细的她推到了墙壁上,高大的身子猛然压过去,压得她死死动弹不得!

“北冥陌!你该死的混球,你卑鄙……你给我滚开……”

事实证明,墨爷依然还是那个高大威猛的墨爷。

小小女子又怎是他的对手?

他温热的男性气息,扑在了她的脸颊上……

彼此喘着!

他的大手三两下就将鞋拔子抢了过来!

贴着她,咬牙低语——

“你到底还要我怎么做?!避。孕药也允许你不用吃了,花也送你了,你闹到soso那里去,乱点鸳鸯我也没追究了,况且昨晚连钢琴都弹给你听了……你究竟还想我怎样?”——

他那从齿缝中挤出来的话语里,夹杂着一丝无奈的嘶吼。

墨爷发誓,这辈子很多第一次都给这个女人了,她还想要他怎样?

他不过就是想要她乖乖留在他身边,难道这样也错了?

她却觉得听笑话那般,差点笑掉了大牙——

“北冥陌,我再说一遍,上次酒醉是我一时大意才让你有机可趁!所以逼不得已才吃那药!不然,你以为谁稀罕吃?况且,谁又稀罕你那些恶心的奇葩花了?谁谁谁又稀罕你弹钢琴了?你还好意思问我,我想你怎样?北冥先生,你不觉得自己好笑么?”

“你……”墨爷再次语塞!

伸手掐住她的腰,就低吼,“老子为你做了这么多丢人现眼的事!现在还闹得全城皆知!你就这么不稀罕?”

“不稀罕!”她吐出一口恶气,立马察觉不对劲,她怒吼,“……,你别……滚粗……唔……”

墨爷恨死了这个与他争锋对峙的小女人。

于是他,再次以唇封缄。

你可以说他卑鄙,反正他也就对这个女人卑鄙了!

并且卑鄙个彻底!

狼与羊的故事,往往就是这么……狗血。(额,狗无辜的问:请问狼和羊的故事,关我毛事?)

北冥二货这只狼,在天性上占据了力的优势。

顾欢颜这只羊,无论怎么变强大,她始终只是一副女人的躯体。

当狼捕捉住羊的时候,狼就是这么死死捉住小羊,撕啊撕啊往死里撕,作死地撕……

恨不得将她吞落入腹。

看她还敢不敢跟他横,还敢不敢跟他强!

男人么,撕了俊美优雅的外壳,他骨子里就是一兽。

还是一头贱贱的兽。

“唔……滚……”

咚——

她情急之下,用脚一抬——

“咝……”墨爷冷抽一气。

就在他们在门边的墙壁上,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

楼梯间传来一阵孩子的童音——

“……去你个伙夫大叔,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找妈妈……我要妈妈……”

顾欢颜一怔,那是洋洋的声音!

“……唔……阳……”

她的气息都快被这混蛋男人抽走了……

接着,楼梯间传来刑火的声音:“洋洋小少爷,请等一等,等主子下令,我就马上带你们上去……”

洋洋被刑火拽在了怀里,用力挣扎着……

不等刑火说完,程程的声音立刻插了过来:“哎呀,刑火大叔,你后面有贼……”

刑火反射性地回头。

程程这头,趁着刑火抓。住洋洋的空隙,一溜烟冲到了楼上去——

“喂,北冥司程接住——”洋洋挣扎间,将手里一直抱着的木板子腾空一抛。

程程帅气地反手接住。

“程程小少爷,你不可以……”刑火反应过来,仍是慢了一步,伸手一抓,只抓了一团空气。

程程的小身影已经咚咚咚地窜上了楼梯。

……

    上一篇: 第268章 北冥二少的花花事件2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6章 做他的专属秘书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yunke8.cn
    阅读提示:

    1.《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筱梦昕雨。十八岁她走投无路,一纸协议她成为代孕妈妈。谁知一胎双子,她不舍孩子,私心偷走一个宝宝。五年后,他是高高在上的富豪名人,身旁跟着一个俊俏的小男孩,那一刻,她才明白,她思念了五年的另一个孩子,原来就在他的身边……他将她禁锢,逼到角落,,温热的气息吹过她的耳

    2.《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筱梦昕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3.《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版权属于作者筱梦昕雨,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同时也为同样喜欢《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的书迷提供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