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来源: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更新时间:2019-03-11 14:11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震响了顾欢颜的屋子。

她猛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眉心下意识一蹙!

刚刚才梦见小小宝贝,就被人这么给生生打断了!

砰砰砰!

那敲门声不依不饶。

“谁?”她站起身,揉着额头,耐着性子去开门——

咔嚓一声。

门外的男子,高大的身躯斜斜靠在墙壁上,睁着半眯的黑眸,削薄的唇角扬着一抹邪笑,透着一丝鬼魅的醉意,慵懒地搭腔——

“我!”

她震惊了三秒才缓过神儿来!

迅速板起脸,“你你个头!”

“什么头……”这厮显然醉了,还醉得不轻!

她皱着眉,他嘴里扑洒出来的酒气,令她不悦,“说吧,半夜跑来我家做什么?”

虽然意外他突然跑来的举动,但也毫不意外他能找到她的窝。

又或许,从她决定回a市的那一刻开始,她没想过要逃避他。

“你家?”他蹙了蹙眉,冷冷地挑了一下唇角,又愣愣望了一眼自己的手,“我敲你家门了?”

她愣怔了一眼,瞪着他喝得迷醉的双瞳,心尖不禁一颤,还来不及做出反应,谁料这厮将手伸到她面前——

“剁了!”

“什么剁了?”

他沉眉,闪过一丝烦躁的懊恼,踉跄地凑近她一步,“剁了这双贱手,明明我吩咐过他们,不准敲你的门……”

他唇里飘出来的浓郁酒气,使得她下意识地退后一步!

“你个二货,少来给我发酒疯!”

“二货?你骂谁呢!”他挑了挑眉,不悦地又凑前一步,直直挡在了她的门前!

酒气熏天的他,浑身燥热,领带被他扯开来,斜斜挂在心口,名贵的白色西装歪歪挂在颀长精壮的身躯上,露出已被他扯到皱褶的粉色衬衣……

衬衣不知何时崩掉了几颗纽扣……

她暗暗吸一口冷气,暂且不说这男人媲美男神的身材是有多亮瞎女人的眼!

可——

这大冬天的,这厮穿得未免也太凉快了点吧……

熟料,竟然还得寸进尺地将爪子袭向她的心前——

真是死性不改!

更何况,他当初怎么对她的,她还记恨着呢!

“北冥陌!”她一把挥开他的手,冷眼瞪着他,“我不管你真醉还是假醉!总之立刻给我滚!”

说着,她正要将门阖上,却被他高大的身子快速挤了进来——

“滚?”他蹙着眉,醉醺醺揽过她纤细的身子,“叫我滚是吧,好啊,那就和你一起滚g单去!”

这厮一边说着,厚重的身子就跟着倒了下去……

砰~。

两人被重重的倒在了地板上。

“北冥陌……你个混蛋……起开……”她用力挣扎,张嘴就咬向他的手臂……

“咝……”他闷痛一声,撑起双臂上,酒气醺醺地冲着她嘶吼,“你才特么混蛋……你个小混蛋!不吭一声偷我一个儿子,不吭一声又逃走两年,不吭一声回来了,却又耍着计谋玩弄我,把我吊在路边公园里好玩么?你这个女人,为什么总是一而再地惹怒我?啊?”

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迷醉的眸子里闪过几许火花。

顾欢颜一怔!

松开嘴,揉了揉发疼的牙齿,不服输地也反吼道:“你以为我想么?我辛辛苦苦替你生两个孩子,反正你都不喜欢了,留一个给我都不行么?为什么还要跟我抢?就因为我欺骗你了么?那你还不是一样欺骗我?”

“特么老子哪里欺骗你了?”他怒吼!拳头捶在地板上砰砰作响!

她咬唇,拔高音调:“你曾说你稀罕我!可你不是!你稀罕的是你的菲儿!是你的白月光!”

想起过去,他曾对她的g爱,却转身在发现她是他孩子的妈之后,又给予她致命的打击!

这就是他所谓的稀罕她?所谓的g爱她么?

那日在片场,苏映婉跟她说起菲儿这个名字,她方才知道,原来北冥陌一直不肯结。婚的原因。

不爱便不娶。

难怪苏映婉跟了他那么多年,他说分手就分手。

就算她顾欢颜为他生了三个孩子,可得来的是什么呢?

瞬间反目,闹上法庭争子!

“北冥陌,当初你逼着我放弃亦枫,可你呢?你的菲儿却一直藏在你的心底,很深刻是吧?那就抱着你的白月光过日子好了啊,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你给我起开!”

说着,她身子就扭起来,抓着他的衣服,想要狠狠推开他!

无奈这厮却跟一座山似的,压得她半天动弹不得……

一提到菲儿,北冥陌幽深的瞳孔骤然一缩。

英俊的面庞因为酒精上脑而愈发红胀!

愣怔了稍许,他意识开始涣散,酒气扑洒在她脸上,幽壑的黑瞳越来越逼近她的脸庞:“菲儿……”

那冰凉的薄唇,和当年的味道如出一辙。

可顾欢颜气得要炸毛了!

这厮是把她当菲儿了么!

从未有过的屈辱与心痛!

她随手抄起一个硬。物,猛然朝他的后脑勺——

同一时间,北冥陌辗转反侧,细语咕哝,“……菲儿,不会像你这样……”

嘣~!

他话还没说完,她的手已经阻止不了地砸了下去!

“痛……”北冥陌一声闷。哼……

“痛死活该!菲儿不会像我怎样?不会像我这样砸你么?那你就滚回去找她啊!”

就算他没当她是菲儿,可他凭什么拿她跟他的菲儿比?

她气得狠狠将他从身上推开来,心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他昏昏沉沉地躺在了地板上,恍惚间,醉醺醺地呢喃着:“欢儿……欢儿……”

最终,他昏了过去……

顾欢颜快速从地上爬起来,揉着酸疼的肩膀,死死瞪着地上一动不动的他!

她气的心口起伏。

愣愣地看了一眼手中方才砸他的硬。物——

鞋拔子!!!

她咬着唇,强忍着那股心痛,把心一横!

抄起他的两条腿,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大门外拖了出去……

这厮好重!

又高又精壮的身子,使得她拖起来,还出了一身汗。

将他随手扔在了门外。

然后——

砰!

她狠狠地甩上门。

似是关上了心扉那般,将他彻底摒除她的世界……

折腾了一宿,顾欢颜直至清晨才昏昏睡去。

直至中午,一串的童音彩铃,将她吵醒。

她反射性地睁开眼,打了一激灵,赶紧挣扎起来,第一时间接听——

“嗨,安妮,是不是小小宝贝又闹什么情况了?”

“唉……”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女声,叹道,“欢欢,你家丫头也不知道怎么的,昨儿个好不容易哄着她吃了点东西,今天又不肯乖乖吃饭了……”

安妮一边说着,电话还传来小丫头咿咿呀呀的话语,“麻麻,麻麻……”

顾欢颜心头顿时一软,笑弯了眉眼,握着手机:“安妮,你让她过来接电话吧,我说说她。”

过了一会儿,小丫头稚。嫩的嗓音飘了过来,“麻麻……”

“小小宝贝,为什么不听安妮阿姨的话,不肯乖乖吃饭,嗯?”顾欢颜的声音得快要渗出。水来。

“嗯……嗯……麻麻……”小丫头嗯嗯了半天。

顾欢颜都能想象出电话那头,小妮子皱着眉头的囧样儿,不由得笑了起来。

“是不是又拉不出粑粑了?麻麻说过多少次了,小孩子要多吃点蔬菜,这样就能拉出粑粑了,不准挑食哦!”对于这个小丫头,她得耐心哄着,因为小丫头比起她的两个哥哥,更难伺候。

“麻麻……偶吃了……”小丫头噘。着嘴儿。

“吃了还拉不出么?”顾欢颜皱眉,“那有没有记得拿的照片放在小马桶上,念两声咒语:拉出臭粑粑!嗯?”

小丫头拉不出粑粑的时候,顾欢颜就会用的照片,放在儿童马桶上,让小丫头对着照片念咒语,居然奇迹似的,小丫头神一样地拉出来了……

“唔嗯……”小丫头吱唔了稍许,这才憋着嗓音吐出来,快要哭了似的,“麻麻……冲走了……”

“呵呵,原来是不小心冲走的照片了?”顾欢颜忍俊不禁,“没关系哈,一会儿麻麻再传一张给安妮阿姨,然后你拿着照片拉完粑粑,就要乖乖吃饭了,嗯?”

“嗯嗯,麻麻知道了……”

“你应该说:知道了麻麻!”她笑着纠正小丫头。

“知道了麻麻。”

小丫头这边话音才落,旋即——

砰砰砰!

又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她眉头蹙了蹙,握着手机,“麻麻先挂电话了哈,你要乖乖听安妮阿姨的话,知道不?”

“知道了麻麻。”小丫头答录机似的,又重复了一遍。

扑哧一声,顾欢颜笑出声来。

挂上电话,门响声不断。

她套了一件宽松的大毛衣,皱着眉头不悦地打开门——

“又是谁啊!”

却不想,站在门外衣装考究的男人,竟然是刑火!

“顾小姐。”刑火礼貌地朝顾欢颜点了点头,“抱歉打扰您了。想请问一下……为何我家主子躺在您家门口?”

刑火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门口地板上。

顾欢颜顺着视线垂眸望去,这才发现昨晚被她扔在门口的北冥陌,居然现在还保持原样地躺在地板上,像条尸体似的,怪瘆人的!

“额……我怎么知道?”她是绝口不提昨晚北冥陌对她发酒疯的事,“我也想问,你家主子发什么疯躺在我家门口?”

正确的说法是,北冥陌这厮发什么疯,居然从昨夜一直躺到现在?

她迈出两步,走上前不客气地踢了踢这个男人:“欸,太阳晒屁。股了,不要赖人家门口看门了!”

刑火冒出两滴冷汗。

顾小姐这样踢法……刑火阻止不是,不阻止也不是。

敢情顾小姐在暗讽他家主子是看门狗呢?

“嗯……”北冥陌似是被什么东西踹到,发出两声沉yin。

顾欢颜这才想起什么似的,赶紧跑回里屋。

刑火愣愣地看着她如一阵风那般,手里握着手机又跑了出来。

只见她打开手机摄像头,又踹了北冥陌两脚:“喂,睁开眼看一下这里!”

“唔……”北冥陌这才像是被什么东西踹醒了那般,酸痛感迅速抵达神经末梢,侵袭着他的知觉,刚睁开眼,“该死,好痛……”

瞬间,咔嚓咔嚓。

一道白光闪过。

他还来不及反应,刑火也愣在了一边。

顾欢颜拿起手机,对着北冥陌拍了几张照片之后。

然后翻出安妮的电话号码,传送出去……

心忖着:的最新照片,这下小丫头看了能迅速拉出粑粑了吧?

想到小丫头可爱的面庞,她唇角不禁飞扬起来,笑眯眯地扬起眸——

就见刑火惊讶地望着她。

然后北冥陌不知何时已经从地上站起身来,一双阴沉深邃的瞳仁,狼似的死死瞪着她!

“额……”她笑容一僵!

“你刚刚对我做什么了?”北冥陌微眯了眯冷眸,后脑勺一抽一抽地扯痛着,“我为什么会躺在这里?”

显然,这位二少爷对昨晚酒醉后的片段已经模糊不清了。

“我怎么知道?”顾欢颜挑了挑眉,认真打量了北冥陌一眼。

发现这厮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之后。

她咬牙,好你个北冥陌!醉了就可以胡来么?

紧接着,北冥陌冷抽一气,转眸对刑火说道,“看看我后脑怎么了?疼得厉害……”

“是,主子……”刑火转身,瞧了一会儿,眉头越拧越深,“……主子,您的后脑勺……好像……肿了好大一个包……”

“咝……”北冥陌沉眉,再次狠狠瞪了顾欢颜一眼,几乎想都不想地脱口而出,“你干的,是不是!”

“你说我丨干的就是我丨干的吗?那你怎么不说,昨晚是我把你拖到我家门口的?”她翻了个白眼,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高了,“北冥陌,请你搞清楚,是你自己抽疯跑来我家,莫名其妙躺地上装尸体,你后脑勺肿一大包,搞不好就是你自己发神经撞墙撞地板的后果!跟我没半毛钱关系,ok?!”

忍着疼痛,北冥陌垂眸扫了一眼一身的狼狈,努力回想昨晚的片段,他记得他喝完酒,刑火送他在楼下,然后他上楼,路过这女人的房门口后,他犹豫了半晌,命令自己不要手贱去敲她的门……

然后……他忽然有些想不起来了……

却不料,刑火在默默研究了他脑后的肿块后,说道:“主子,您那肿块……有点像……像……”

刑火琢磨了好几眼。

“该死,像什么?快说!”北冥陌有些恼怒。

“鞋拔子……”刑火最后落下这个推论。

顾欢颜身子一颤。

北冥陌随即眸光一凛,下意识地瞪着顾欢颜!

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径直挤丨进她的屋子里……

“喂!北冥陌,你不可以进去……”

却来不及阻止他的脚步,以及,来不及收拾鞋柜边静静躺着的‘作案凶器’——

一把上等木做的鞋拔子!

北冥陌迅速抽起鞋拔子,转身,脸上已是阴云密布!

“顾、欢、瑜!”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你还敢说不是你干的?!”

鞋拔子!这女人居然用鞋拔子抽他?

高贵的墨爷,威武的墨爷,有着严重洁癖的墨爷不能容忍的重点是:这女人居然用鞋、拔、子!!!

仿佛冷风过境!

她深呼吸一气,然后直起腰杆:“是我丨干的又怎么了?谁叫你昨晚没事乱闯我家?北冥陌,麻烦你下次喝酒之前,先跟你的司机确认一下,不要随便乱跑别人的家!尤其是绑好你自己的双手,不要随便敲人家的门!”

她说完,怒气冲冲地从他手里拿下鞋拔子,“还有,不要随便乱动人家的东西!”

他隐忍着痛,愤愤地咬着牙:“谁说我乱跑别人的家了?我回我自己的家不行么?!”

说完,他就走到她屋子对面,掏了几次都没掏出钥匙来,低吼一声,“刑火!”

刑火赶忙从兜里揣出钥匙,恭敬地、小心翼翼地递到北冥陌面前,“主子……对不起,我今早才在车里发现您钥匙落车上了……”

“你——”他狠狠瞪了刑火一眼,“你怎么不明天再送过来?”

居然让他吃了一晚的闭门羹!

可事实是,墨爷自个儿在门外酒醉一宿。

然后,在顾欢颜震惊的目光下——

北冥陌用钥匙打开了对面屋的门。

门被打开的那一刹那,从门里透出来的精致装潢,使得顾欢颜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那个装修了好些日子,嘈杂了好些日子的屋主,竟然是北冥二货!

怪不得,这些贵死人的家私,若是他买的就不难理解了。

“看清楚了么?本爷回的,是自己的家!”北冥陌咬着牙,故意在她面前晃了晃门钥匙。

顾欢颜缓过魂儿来,吞咽了一下,眼睛睁得如铜铃大,“北冥陌,你丫抽了吧!居然住我家对面,你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他扯着唇,邪冷地瞟了她一眼,“你都可以动不动就去法院闹我了,我为毛不能住你对面?”

“我闹你怎么了?你要是敢对程程和洋洋不好,我还会闹更凶!”

她也只是吓唬吓唬他罢了,并没有打算再闹法庭的意思。可他谁的话都听不进去,指望他主动对孩子们好,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唯有法院下达执行令了,他才会为了面子重视一下。

    上一篇: 第251章 当父亲爱上双生子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53章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2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yunke8.cn
    阅读提示:

    1.《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筱梦昕雨。十八岁她走投无路,一纸协议她成为代孕妈妈。谁知一胎双子,她不舍孩子,私心偷走一个宝宝。五年后,他是高高在上的富豪名人,身旁跟着一个俊俏的小男孩,那一刻,她才明白,她思念了五年的另一个孩子,原来就在他的身边……他将她禁锢,逼到角落,,温热的气息吹过她的耳

    2.《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筱梦昕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3.《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版权属于作者筱梦昕雨,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同时也为同样喜欢《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的书迷提供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