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关系暧昧的时间证人1

来源: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更新时间:2019-03-05 14:06 

北冥老爷子在一旁已经等不及了,“程程啊,爷爷知道你醒了,你是乖孩子,从来不赖g的。快出来吧,跟爷爷说说昨晚上到底怎么回事?”

等待了一小会儿,咔嚓一声,门开了一条缝儿……

一个小小的脑袋挤了出来,咧嘴笑眯眯地道,“嗨,爷爷奶奶,早上好呀。”

北冥老爷子看着小孙子那张灿烂的笑脸,闪了一下神儿。似乎好久没看见孙子这么开怀地笑过了。

江慧心则一眼便被孙子那极具杀伤力的笑容给融化掉了。好些日子没见到程程这么开心了,是因为那个小黑人姑娘么?

这下,江慧心愈加好奇了:“我的乖孙儿,听佣人说昨晚上你带回来一个黑人小姑娘?在哪里呀?让爷爷奶奶也瞧瞧。”

“那爷爷奶奶得先答应我,不许欺负他。他是我的好朋友,爸爸答应我,出国之前让他陪我玩儿。我今天就要带他出去玩个够本儿,你们谁都不许阻止!答应不?答应就让你们看!不答应程程这辈子就再也不理爷爷奶奶了,哼!”小包子缩在门缝里,先讨价还价一番才肯开门。

听完这番话,北冥老爷子和江慧心不禁睁大了眼睛。

“呵呵,听起来程程很重视这个小朋友呀?”江慧心哭笑不得。

但北冥老爷子可没这个耐心,“别闹了程程,赶快开门,让爷爷先看看你这小朋友有没有资格和咱家未来的继承人做朋友!”

北冥政天北冥陌不愧是父子,在对待程程交朋友这个问题上,不出意料地一致!

一致得让程程和洋洋讨厌!

“我不要!你们不答应我就不开门!”小包子躲在门缝里,小。嘴儿一咧,吼了一声,“爷爷奶奶和爸爸一样讨厌!狠心把程程送出国,还不让程程交朋友,程程一定会死的……孤独而死的!”

一说到‘死’字,简直是犯了老人家的忌讳。

北冥老爷子脸色一僵。江慧心朝老爷子摇摇头,示意他别为难程程。

“好好好,爷爷奶奶答应程程,绝对不为难你的小朋友,行不?”江慧心笑着叹息,程程还真是第一次这么倔强。

“嗯!爷爷奶奶不可以食言而肥哦!”小包子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然后,将脑袋缩了回去,嘎吱——

门全部打开来——

“当当当当!我的好朋友黑妹隆重登场!亮瞎你的眼!嘿嘿……”

伴随着这惊悚的一句改良过的广告词,北冥老爷子和江慧心看着宝贝孙子牵出来的小朋友时……他们当场就震惊了!

只见那皮肤黑乌乌的小姑娘,头戴一个小碎花太阳帽,露出卷卷的许多小发辫出来,一看就知道是典型的黑妹风格。

鼻梁上还架着一副老土的大眼镜框,戴上一个大口罩,身穿一袭黑人风格的长裙。

居然还戴着一双手套。

谁会想到,自个儿那么白净俊俏的小孙子,居然会交识一个黑乌乌的小姑娘做好朋友!甚至还带回家里来……

可……这小姑娘虽然看不见全貌,但丑呀!至少那黑不溜秋的皮肤就让人看着不舒服……啧啧啧,两老简直无法形容。

“程程……她怎么戴口罩?”江慧心疑惑出声。

“他好可怜呢,被他的黑人爸爸虐。待,脸都打肿了,还没消肿呢……”

“噢……”江慧心知道有些孩子深受家暴毒害,因此顿生几丝怜悯,“那让陈医生给她看过伤势了么?”

“奶奶放心。他的伤过两天就好了。可是他心里的伤,需要好好弥补一下呢!他爸爸对他实在太恶劣了……”小包子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咬牙切齿的,简直就在说某个无良的死鸟爸爸!然后,又笑了笑,接着说道,“所以今天天清气爽,我准备带他去儿童乐园——”

话还未说完,便被北冥老爷子硬生生打断,“放肆!程程,赶快和这样的人绝交,她不配做你的朋友!”

“哇呜……”突然,咧嘴儿一哭,小包子倒是撒起野来了,“爷爷食言而肥……”

江慧心一听孩子哭,心都慌了,拉住老爷子,“政天,瞧你把孩子吓得!好好好,程程不敢哭了啊,爷爷奶奶答应你,让你出国前好好和小朋友一起玩玩。”

“慧心……”北冥老爷子吹胡子瞪眼想要阻止。

江慧心摇摇头,“答应孩子的事,咱不能反悔。政天,这些日子你就将就一下程程吧。老实说,我也舍不得墨送他出国的……”

北冥老爷子眉心一蹙,死死瞪了瞪那个小黑鬼一眼,又看了看孙子哭哇哇的小。脸儿。

无奈之下还是心软,“唉,罢了罢了!随你们去吧……”

最终,在孙子的哭闹撒野下,北冥家两老双双妥协。

华丽的保姆车子,嘟嘟嘟缓缓驶出北冥宅。

属于程程和洋洋美好的一天,终于开始喽……

江慧心千叮万嘱,吩咐了三个仆人随身跟着。除了这三个仆人让人讨厌之外,其它一切看起来真是完美极了。

当然,这并不包括安安静静。坐在车座上的小黑妹。

呵呵,没猜错,当北冥老爷子和江慧心第一眼看见这个小黑妹的时候,他就已经从昨夜的洋洋黑妹,变成了此刻的程程黑妹。

这还得从昨夜洋洋不小心在那个佣人脸上洒了泡尿开始说起——

洋洋一觉醒来,没心没肺的他,根本就忘了昨夜那一茬事儿。

当程程找到他的时候,洋洋脸蛋上早已是黑一块白一块,被单上噌得到处都是黑色的颜料。

粗心大意的洋洋,实在太容易穿帮了。

无奈之下,程程只好亲自上阵,让洋洋冒充他。

事实上,今早在爷爷奶奶面前,也多亏了洋洋洒狗血式的办法。

那叫一个哭天抢地啊,太丢人了。

程程几乎都没眼看下去了。

却没想到凑效了。

唉,这个世界果然还是不要脸皮的人大行其道……

保姆车平稳地驾驶在去往儿童乐园的路途上。

保姆车里就像个小小的房间,沙发、电视、冰箱应有尽有。

洋洋像个小猴子似的,开心得跳来蹦去。

程程依然安静地坐着,看了看洋洋,不禁暗暗叹息。

忽然开始怀疑自己在出国前,洋洋留给他的究竟是美梦,还是噩梦呢?

儿童乐园里,一片热闹的景象。

程程看见好多家长带着小孩出来,个个脸上都是笑容,忽然有些羡慕。

而他和洋洋,却只有三个面无表情的仆人恭恭敬敬跟在身后。

只不过,这丝毫不影响洋洋的心情。

洋洋就像被放风出来的孩子,玩得特别野!

“诶,黑妹,咱们坐个云霄飞车吧?”由于三个仆人随身跟着,洋洋只好叫程程为黑妹,没想到这一叫还真是叫上瘾了。

程程白了洋洋一眼,“不去。”

“耶!害怕喔?胆小鬼,不是说想留个美好的回忆吗?更何况,人家说没有云霄飞车的童年怎么算是一个完整的童年呢?”o(n_n)o

程程脸色有些僵硬,抬眸望了望那几乎耸入云间的弯曲轨道,扯了扯唇,“我不要……”

“矮油走啦,别犹豫了!要是你吐了,我会拿袋子给你接住的!”洋洋一脸兴奋地拖住程程的小手儿。

等那仆人买好票之后,兄弟俩一个爷们儿地跳上了座位,另一个扯着裙子扭扭捏捏地跟着坐上去。

扣好安全带。

云霄飞车以逐渐加速度的方式滑出了轨道……

程程扬眸望着天,忽然觉得离那些云朵好近好近,天空原来这么美……

云霄飞车随着轨道开始翻山越岭、排山倒海,一浪又一浪地冲了出去……

“啊——”

“啊啊啊啊……”

程程耳旁传来声声尖叫。那是其他游客放声尖叫的声音。

程程看着云朵,竟觉得这仿佛遨游天空的感觉,真是好玩极了!或许是他的人生太过冷静又太过单调,被这种突然掉下去又忽然冲上来的强烈反差感,深深刺激着!兴奋着!

可是,程程却没想到,身旁的洋洋,突然伸手强行摘掉了他的太阳帽——

“呕……呕……呕……”

刚刚那个还自称胆儿忒大的洋洋,此刻正抱着他的帽子狂吐不止。

“……”程程无语。还我小碎花帽儿……→_→!

终于下了云霄飞车。

程程一脸淡定。

反倒是洋洋吐的腿都软了。缓了一会儿之后,将吐得脏兮兮的小帽子递给程程,脸色苍白,“喏,还你!”

程程嫌弃地摇摇头,坚决不要。

“是你自己不要的哦!”洋洋咧开嘴儿笑着,然后轻轻松松将那小碎花儿帽子往垃圾桶里一扔。

程程顿时觉得遮掩自己假发的道具,就这么壮烈的牺牲了……就好像自己正在被洋洋一点一点地撕掉伪装……

而这厮居然还臭不要脸地喊来仆人,“来来来,赶快给我和黑妹在云霄飞车前拍照留念!”

姿势摆好了。

咔嚓——

那张照片里,留下了哥儿俩永远的回忆:洋洋吐得苍白的脸上,一口小白牙笑得比花儿还灿烂。且非常老土地比了一个剪刀手。而程程,戴着个大口罩,穿着一身小长裙,僵硬地站在洋洋身旁,像个木偶。

只是,谁都看不见,程程那口罩下的嘴儿,是抽。搐的……

海玩了一番之后,洋洋才发现,他的好兄弟程程无论是云霄飞车、还是海盗船、摩天轮……总之任何高空翻越,程程都玩得一脸淡定。

不过,毫不影响洋洋高亢的心情。他还兴奋地拉着程程,每玩一个地方,就要拍照合影一张!

而的是,除了背景在不断变化,兄弟俩一个比剪刀手,一个似黑人木偶的表情,几乎如出一辙地复制进每一张照片里!

蹭蹭蹭,兄弟俩又不知疲倦地来到了鬼屋面前。

“进去不?”洋洋呲牙问。

程程顿住了脚步,像之前每到一处地摇摇头,“不去。”

“唉……你就不能换点儿新鲜词么?”洋洋翻个白眼,死拖硬拽着程程往鬼屋里走,“哪一次你不是装成一副害怕的样子,死都不要去玩!结果最后每次你都淡定无比,反而吓到腿软的那个人是我……”

洋洋终于将程程拖进了鬼屋……

最后,洋洋气鼓鼓地走出来,“哼,这什么鬼屋嘛!一点儿都不吓人!那个僵尸的獠牙好假有木有?那个女鬼飞过去的时候,背上的钢丝很明显有木有?阎王殿里的阎王爷,目露青光的时候,那个绿色美瞳片好假有木有……诶,黑妹,你说是不是?”

洋洋回头看了一眼,这才看见倚靠在小垃圾桶边,摘下口罩大吐特吐的北冥司程……

谁会想到,不怕飞上天的程程,竟然怕入地府啊……

于是,鬼屋前,哥儿俩的合影就变成了这样——

程程弯腰扒在小垃圾桶旁狂吐,洋洋则站在一旁,这次,笑容灿烂地比了两个剪刀手!

这真是童年里最美好的回忆啊,当然,仅指洋洋o(n_n)o……

在这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不懂大人世界的洋洋和程程,正在儿童乐园里努力制造着出国前的美好回忆。

而孩子们的父亲北冥陌却在同一天里,一早驱车离开了北冥家。

刑火一路上已经将连夜查到的有关顾家的资讯,第一时间向主子汇报过了。

北冥陌眸眼始终是冰冷的深沉。

低调庄严的黑色悍马车子直抵a市城北公安局——

由于北冥家在军.政.界有相当庞大的人脉网络,他们来之前已让相关部门事先电话打过招呼,所以北冥陌出入公安局可谓是通行无阻。

刑火跟在主子的身旁,雷厉风行,直接进了刑侦大队队长梁友的办公室。

梁友挂断电话,厅长刚刚在电话里特别吩咐他,必须严肃认真处理阮素萍一案。他抬眼看了下进来的冷酷的男子,“想必这位就是北冥家二少,北冥陌先生了。”

不然谁有这么大能耐,亲自请动a市公安厅厅长发话?

北冥陌一贯的冷漠,二话不说径直坐入梁友办公桌前的皮椅里,寒着脸。

刑火跟在一旁站着,点点头,礼貌道:“既然梁队长知道我家主子,应该也猜到我们此行的目的。那我不妨开门见山,听说你就是亲自逮捕顾欢颜小姐的带队队长?”

梁友点了点头,微笑了笑,“没错,顾欢颜的确是我亲自抓回来的。”心忖这案子的嫌疑犯顾欢颜的后台还真是蛮硬的。继续道,“经过我们警方的调查取证和目击证人的指控,我们有理由相信,顾欢颜涉嫌谋杀阮素萍,如果北冥先生是专程来保释顾欢颜的,那么抱歉……”

“不是保释!是要你放人!”北冥陌冷冷地打断梁友的话语。

“放人?”梁友拔高音调,“这可是严重的刑事案,取保候审都未必行得通,更何况是放人!我知道北冥先生能耐不小,可是杀了人就得服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杀人?”北冥陌哼斥一声,“证据呢?”

“凶刀上的指纹,以及案发现场的目击证人,就是最有力的证据!”梁友双目睁大,颇为正直。

北冥陌嘴角一挑,似是在听笑话那般,扬手,示意刑火将资料呈出来。

梁友这才看清楚刑火拿出来的资料:是一份警方给顾欢颜所做的笔录档案,以及警方搜集的一些证据报告,他有些震惊了,“你们怎么会有这个?”

这些可是警局的机密文件。

“这个你不必知道。”北冥陌抿唇,修长的指节敲击着桌面,冷声道,“案发当晚,相信每一个a市市民都记得,当晚暴雨席卷a城,假设真如你们警方证据报告里所说,早晨才在黄埔墩大道附近的草丛里拾到凶刀,那么经过一晚暴雨的清洗,应该指纹都被冲刷干净了吧,又何来如此清晰的指纹让你们找到?况且死者的尸体,是在护城河流域发现的。梁队长就不觉得奇怪,凶手都有这个本事去河边弃尸了,为何不索性将凶刀一起。

扔进河里,反而丢弃在容易被警方搜查到的草丛里?很明显,这是有人在停雨之后才丢弃的凶刀,就算她的指纹被留在了凶刀上,也不排除是有人陷害,企图栽赃嫁祸。”

梁友愣了一下,赶忙拿出报告,再仔细翻查一遍。

北冥陌凌厉的眸眼微眯了眯,沉冷的嗓音说道,“既然案情有疑点,就不该这么笃定她就是凶手,梁队长应该马上放人。”

“不!”梁友坚决地摇摇头,“就算你刚才说的有道理,但什么样的案子我没见过?也不排除是顾欢颜故弄玄虚,故意造成疑点重重、被栽赃嫁祸的假象!”

北冥陌冷眸一凛,死死瞪住梁友好几秒种,那寒冰般的眼神,似是能将梁友冻结成冰!

“她没有杀人!”北冥陌一字一顿,“因为她在案发当晚,有完全不在场的证据!她一直跟我在一起!”

刑火脸色一惊,看来梁友真的逼到主子不得不揭露他和顾欢颜的关系了。

梁友一怔,“北冥先生和她在一起?一整晚?”

“刑火——”北冥陌蹙着眉头,低斥一声。

刑火立刻从随身带的电脑包里取出电脑,将屏幕打开,呈现在梁友面前——

“是的,梁队长。案发当晚,我家主子一直是和顾小姐在一起的,他是顾小姐最有力的时间证人!”

    上一篇: 第222章 小小伪娘惊艳登场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24章 关系暧昧的时间证人2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yunke8.cn
    阅读提示:

    1.《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筱梦昕雨。十八岁她走投无路,一纸协议她成为代孕妈妈。谁知一胎双子,她不舍孩子,私心偷走一个宝宝。五年后,他是高高在上的富豪名人,身旁跟着一个俊俏的小男孩,那一刻,她才明白,她思念了五年的另一个孩子,原来就在他的身边……他将她禁锢,逼到角落,,温热的气息吹过她的耳

    2.《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筱梦昕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3.《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版权属于作者筱梦昕雨,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同时也为同样喜欢《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的书迷提供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