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小小伪娘惊艳登场

来源: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更新时间:2019-03-05 14:05 

北冥陌深戾的瞳孔,冷冷扫过程程身旁的小孩子,眉心不禁拧得死紧,“她是谁?”

程程平静的回道,“他是我的好朋友。”

“好朋友?”北冥陌挑了挑眉毛,站起身子,一步一步朝儿子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眼程程身旁的黑人小女孩,有些不可思议,“她就是送你儿童漫画的那个好朋友?”

程程点点头,没想到父亲还记得洋洋送他的《喜羊羊与灰太狼》。

洋洋站在程程身边,几乎不敢抬头直视北冥陌,乞求老天爷爷不要发现他才好……

“爸爸,他就是顾洋洋!”程程说这句话的时候,眸光里是晶亮的,饱含了更深层的情感,只是,父亲可能意识不到。

看父亲一脸嫌弃的模样,程程又赶忙说道,“爸爸不是答应我,出国之前可以带我的朋友回家好好聚聚吗?更何况洋洋的身世好可怜,又被他爸爸打肿了脸,他爸爸是个粗。鲁恶劣的黑人,他妈妈又不在中国,洋洋的中文也不太灵光,在外面都是被欺负,所以我才带他回家住几天。”

程程很好的解释了洋洋为何戴口罩的原因。

北冥陌眸光深湛,但仍是有些不可思议,瞪着程程身旁这个黑不溜秋,仿佛怎么洗都洗不干净的黑人小姑娘,没想到自己儿子竟然口味这么重!

好半晌,他才噎嚅了一句,“北冥司程,谁允许你交个黑妹的?”

黑妹?!

程程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儿。虽然早就预料到爸爸会讨厌黑漆漆的黑人,也许并不是歧视,而是爸爸有很严重的洁癖,所以洋洋看起来越脏才会越安全。

洋洋躲在口罩下的嘴儿抽。搐了一下!火了。

死鸟人爸爸,尼玛的黑妹,他忍不住脾气,正准备发作——

却被程程死死拽住了小手,程程太了解洋洋沉不住气的性子,暗示他不要轻举妄动。

程程仰望着父亲,镇定自若的说道:“爸爸既然要送我出国,就应该早有心理准备,我将来或许会交更多的外国朋友,不仅仅只是交个黑妹。”

北冥陌眸光一闪,垂眸望着程程,“很好。你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威胁我么?北冥司程没用的,别在我面前耍这些小花招,你——必须出国!”

北冥陌决定了的事情,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程程小身子微微一颤。的确,他让洋洋扮成这样,一来是让洋洋尽可能别露陷,让父亲远离他,二来也多少有父亲刚刚说的那样的想法,三来——其实他并不知道妈妈去了哪里,他只是单纯的想着,只要有洋洋在的地方,妈妈就一定会主动来……

更何况,他就快出国了,他只是想在出国前……制造一个机会,好让他们一家四口能真正聚在一起,哪怕爸爸是爸爸,妈妈是妈妈,他是他,洋洋是洋洋……

程程屏息了一口气,即便是被父亲看穿了心思,他也依然强装镇定地朝父亲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爸爸。那我可以带洋洋上去休息了吗?”

北冥陌眉心一蹙,再次冷冷扫了一眼程程旁边那个黑黑脏脏的东西,最终,他点了点头,“一会让佣人给她准备一间客房。”

“是!”程程恭敬地点点头,“那爸爸晚安。”

然后拉着洋洋的小手儿,往楼梯的方向走了上去……

洋洋迈着小步伐,紧紧跟在了程程身后,真像个蹦蹦跳跳可爱的小姑娘……嘞个去,他发誓他真不是故意走得这么娘儿们的,因为他穿着又窄又长的小裙子,根本迈不开大步伐啊o(︶︿︶)o……

“等等!”

兄弟俩刚上了阶梯,北冥陌又叫住了他们。

程程和洋洋,又神经一紧。

“明天让陈医生看看她肿得严不严重。”北冥陌顿了顿,眉心深拧,“北冥司程,我只破例这一次。以后你再交什么样的朋友,必须事先和我报备,清楚了么?”

程程暗暗松了口气,可心里忽然又有些失落。爸爸这么说,看来是不会改变让他出国的主意了。他顺从的点点头,“是。”

然后,拉着洋洋快速上楼……

北冥陌盯着两个孩子的背影,越看越觉得那个黑妹怪异得很。

看来,必须加快儿子出国的行程了,否则再让他乱。交朋友下去,迟早学坏。

两个小包子迅速回了房间。

咔嚓——

门关上的那一刻,洋洋猛然甩开程程的小手,隐。忍的怒意终于爆。发,“吼,北冥司程你妹的,

我受够了!死鸟人爸爸居然敢叫我黑妹!黑妹耶!我讨厌他!我讨厌你!我讨厌这里!北冥司程你丫的骗我!妈妈在哪里啊?根本不在这里对不对……我要回家,我要找妈妈去!”

洋洋一边撕扯下口罩,一边抓掉套在头上的卷毛小辫儿假发,涂得呜漆吗黑的脸蛋儿上,气得七窍生烟!

小小年纪的他,哪受过这般屈辱啊,扮女生也就算了,居然还扮个丑了吧唧的黑人女生,啊——这万一要是传出去,让他今后怎么混?可恶的是,鸟人爸爸还一脸嫌弃的样子,这叫他情何以堪何以堪以堪堪?!

程程将门锁好,手指按在唇上,做了个‘嘘’的动作,“洋洋你小点儿声,被人听见就糟了!”

程程承认,自己的确有欺骗洋洋的成分,之所以拐洋洋回北冥家,他只是想趁着出国前,让洋洋好好陪陪自己,要是妈妈也能来就更好了。可是为什么明明是一家四口,却总是让人忍不住忧伤呢?

“我不要不要不要,我就是要大声……”洋洋气鼓鼓地发脾气,正要扒掉身上难看的女生裙子。

谁料,叩叩叩!

三声门响。

门外传来佣人的声音,“小少爷,二少爷让我为您的朋友准备了一间客房。”

程程早就料到爸爸会这么做了,心底有些失落,爸爸是执意要分开他和洋洋了,“知道了,他马上就来。”

洋洋气得一口气憋着,不吐不快,“我不——唔……”

正要大声吼的时候,被程程给捂住了嘴儿。

“嘘,洋洋别闹了,算哥哥拜托你行不?我就快要出国了,也许好久好久我都见不到你和妈妈,我只是希望在出国前的这段日子,你和妈妈能陪在我的身边,给我留下一个温暖的回忆……虽然妈妈现在不在这里,但是只要你在,我相信妈妈也一定会来的……”程程说这话的时候,湛亮的瞳孔里仿佛闪烁着薄薄的雾气,“你就当帮帮哥哥,好吗?”

许是兄弟俩心灵感应,洋洋察觉到程程那抹无奈的不舍,忽然觉得有些不忍。安静下来,眉头微微皱紧,终于点了点头,允诺。

程程这才松了一口气,洋洋真能懂他么?像他这样从小就被父亲冷落,好不容易找到妈妈和弟丨弟,却在短短数日后又要面临分离,洋洋真懂他的忧伤么?

佣人在门外安安静静的等着,不一会儿,门开了——

一个皮肤黝。黑的土丫头戴着大口罩从程程的房里走出来。

“小少爷放心,我会照顾好您朋友的。”佣人立刻笑道,实际上二少的吩咐是:将这黑妹小鬼与程程小少爷隔离,有多远就多远。

洋洋回头看了看程程,阿莎力的点点头,眼神儿仿佛在和自己的双生兄弟说:放心吧,哥们儿保证让你出国前有个美好难忘的回忆。

程程似是读懂了洋洋的心思,顿时觉得有些感动。点点头:“洋洋晚安,明天我再来找你。”

洋洋点点头,跟着佣人下了楼,谁知……

却是九曲十八弯的长途跋涉。

偌大的北冥家,洋洋万万没想到佣人竟然将他带到了离北冥家住宅好几百米远的杂物房……

嘎吱~一响,杂物房的门被佣人打开——

洋洋看到这小小的屋子里,气味有些沉闷,挤满各种杂物。墙角置放着一张小小旧旧的单人床。

“小姑娘,到了。”佣人笑眯眯的说道,“这是二少爷特地吩咐,为您准备的客房。”

洋洋咬咬牙,心底暗忖,你个死鸟爸爸!竟然这么对待他!活生生的虐儿啊!噢尼玛,画个圈圈诅咒他!

但想起程程依依不舍的表情,洋洋还是忍。住了,默默点点头,走了进去……

“小姑娘晚安了哦。”佣人假惺惺的笑着,替洋洋关上了门。

杂物房里一片沉寂。

洋洋坐了下来。取下口罩吐了一口气,然后拿出手机来,拨出妈妈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还是关机。

洋洋泄气地倒在g上,透过杂物房的小窗子,望向窗外皎洁的月光,妈妈,你到底在哪里……

不知不觉到了深夜。

依然是月黑风高。

洋洋在睡梦中,被一阵尿。意胀醒。

于是,小身子咕咚从爬起来,半眯着惺惺忪忪的睡眼,穿上鞋,开门,小身子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

从杂物房出来,洋洋迷迷糊糊间,路过一条光线昏暗的走廊,仿佛看见一间类似卫生间的屋子,下意识的推门走了进去——

这屋子里有微光。

他迷茫的睡眼瞄了好几次,咦,肿么找不到尿尿的东西?

可他脑子还没清醒过来,尿。意又急,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小身子走到一个状像男厕的地方,站着,习惯性地扒。开裤头——

咦,裤头肿么缝起来了?

洋洋浑浑的脑子完全没反应到此刻自己身上还穿着那条又窄又长的小裙子。他一个劲儿地扯着裙子——

哗哗哗哗……

一股清清细细的撒尿声响了起来。

呼~。洋洋半眯着睡眼,终于舒服了……

谁料,小包子才刚尿到一半,突然一声叫喊——

“啊……谁……呸呸……”

方才那个带洋洋进杂物房的佣人猛然从睡梦中惊醒!

一股温热的水仿佛从天而降,洒在了佣人的脸上,佣人呛到不行,“呸呸呸……谁?谁往我脸上浇水……”

佣人还以为是谁在恶作剧,一边骂一边赶忙拧开灯!

啪~。满室噌亮。

吓得洋洋一跳!睁开眼看了看——

原来他进的不是厕所,是刚刚那个佣人的房间,可尿到一半很不舒服呢……

佣人定睛一瞧,才终于看清楚眼前这个黑不溜秋的人影儿!

然而,佣人看见洋洋并未戴假发,却依然是一张黑黑的脸,只不过,撩起裙子,露出白白的小。腿,居然还有……

佣人像是被雷劈了一样,震惊得无法言语!怎怎怎么这个黑人小姑娘有……!

“啊鬼呀——”

佣人刚尖叫出声,洋洋眉头一皱,那憋到一半的尿尿又再次放出闸口——

“啊……呸呸呸……”佣人简直要疯掉了!

洋洋终于尿完了,通体舒畅。他不紧不慢拉起小裤,放下裙子,爷们儿地勒了勒裤头。

这下才终于清醒过来!

洋洋下意识的抚了抚自己的短头发,啊哦,穿、帮、了!

佣人满脸尿。液,一边抹着脸一边气得发抖,嘴里振振有词,“啊啊啊啊……我、我要去告诉二少爷……原来你是假的……假的……你不是姑娘……程程小少爷带回来的不是黑妹……啊……是有……小变。态啊……”

佣人一边哭丧着脸,一边急忙挣扎起来,惊吓间根本没仔细看清楚洋洋黑漆漆脸蛋下的容貌,才刚爬过去——

嘣……

一声闷响!

佣人只觉得脑子一阵嗡嗡声,身子立刻顿住了。

洋洋默默数着:一,二,三。

砰~。佣人蔫了,再也没了声响。

洋洋握着不知打哪儿抓来的打狗电棒,情急之下敲昏了佣人,不,正确说法是电晕了佣人。

“切!原来这么不堪一击……”

不过,怎么办?被发现了……

洋洋匆匆忙忙,一路小跑着,偷偷莫莫跑回了程程的屋子。

程程没锁门,洋洋溜了进去,冲到g上抓着程程一顿乱摇,急切喊着——

“北冥司程醒醒啦,那个佣人看到我尿尿了……”

程程揉揉眼睛,在看到洋洋那张黑炭脸后,他还是小惊吓了一下。

回过神儿来,淡定地爬起来,沉着眉说得云淡风轻:“怎么了?看到尿尿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你这么小,人家又不需要对你负责……啊等等……”

程程这才好像反应过来,“你说,佣人看见你——站着尿尿了?”

“嗯嗯嗯!”洋洋急忙点头,挠挠脑袋,一脸小无辜地嘿嘿两声,“我、我睡得迷迷糊糊嘛……还以为那个佣人的大饼子脸是小。便器呢……所以,所以我尿人家脸上去了……”

程程倒吸口凉气,定定的看了眼自己的弟丨弟,“顾洋洋,你真一奇葩!”

程程本就知道洋洋不安分容易捅娄子,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给他这么快就捅这么大的娄子……

“矮油,你别唉声叹气了!快点想解决办法呀!”

“现在那个佣人呢?”

“被我打昏了!”

“你?就你那吃奶的力气也能将个大人打昏?”程程一脸不信。

“嘿!北冥司程,别小看我喔!虽然我还小,可是依我的身手,长大了一定是一名很出色的警察……”洋洋虽然有很多对未来的憧憬,可是只有做警察才是他的志愿!只不过……谁又会猜到,从小就立志做警察的洋洋,长大后,这句话就变成了一句笑话……

“得得得……你别给我胡吹海吹了。赶快回去把假发戴上,书包里有补妆工具。你瞧瞧你现在的鬼样子,流出来的汗把脸上的黑色都给化掉了……”

“哦哦!那个佣人怎么办?”

“我现在就去处理!你乖乖回房,别再出来给我闯祸了,安安静静的,等我明天去找你!”

“啊呜……那,那好吧……我就知道我跟这里八字相冲……”o(︶︿︶)o

“……”→_→!小样儿你懂什么叫八字相冲么?

这一晚,洋洋难得听话地回了杂物房,呼噜呼噜没心没肺地倒头睡了。

至于程程,只能苦命地帮洋洋收拾烂摊子。

程程叫来了一直伺候自己的仆人,趁着夜晚,偷偷将那个被洋洋电昏的佣人给运出了北冥家,并嘱咐仆人,等佣人醒来后给佣人一笔钱,并警告永远不得回北冥家……

北冥家有太多的佣人,少一两个根本没人在意。

就算爸爸明天问起来,程程也早就找好可以信任的仆人代替了。相较于不常回北冥家的爸爸,大部分的下人对他反而更忠心。

而程程也相信,以爸爸高傲的性格,是不会记住那个佣人的脸的。

那个被洋洋尿浇过的佣人,就这样消失了。

一切,又风平浪静了,神不知鬼不觉儿……

程程不禁一声叹息,他的好兄弟洋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闯祸了呢?

翌日。暖阳照常升起。

北冥家的清晨,像往常那样忙碌起来。

毫无意外的,北冥老爷子和北冥夫人一早起,便从佣人口中知悉程程昨夜居然带了个黑人小姑娘回家做客。

于是,两老赶忙走到程程房间门口——

“程程,你醒了吗?是爷爷奶奶。”江慧心温柔地敲了敲程程的门。

    上一篇: 第221章 让北冥二表情丰富的报告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23章 关系暧昧的时间证人1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yunke8.cn
    阅读提示:

    1.《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筱梦昕雨。十八岁她走投无路,一纸协议她成为代孕妈妈。谁知一胎双子,她不舍孩子,私心偷走一个宝宝。五年后,他是高高在上的富豪名人,身旁跟着一个俊俏的小男孩,那一刻,她才明白,她思念了五年的另一个孩子,原来就在他的身边……他将她禁锢,逼到角落,,温热的气息吹过她的耳

    2.《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筱梦昕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3.《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版权属于作者筱梦昕雨,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同时也为同样喜欢《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的书迷提供代孕成婚 顾欢北冥墨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